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重生之冷宫贵妃太轻狂》

  • 作者:三月瓶子
  • 主角:碧云,小太监
  • 推荐:551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19-12-20 08:11:50

《重生之冷宫贵妃太轻狂》 内容简介

火爆创作《重生之冷宫贵妃太轻狂》是三月瓶子笔下的一本古代言情类作品,故事中的主角是碧云,小太监,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成熟,极力推荐。小说剧情回顾:“既然如此,那就劳烦乐公公准备材料,也麻烦徐嬷嬷要与本宫一起辛苦了。”安碧云垂下眼,朝两人拘了个礼。“贵妃娘娘客气,那您看这什么时候开始比较……?”小乐子其实已经将需要的东西都带来了,就放在门外,原是

《重生之冷宫贵妃太轻狂》 章节试读

“既然如此,那就劳烦乐公公准备材料,也麻烦徐嬷嬷要与本宫一起辛苦了。”安碧云垂下眼,朝两人拘了个礼。

“贵妃娘娘客气,那您看这什么时候开始比较……?”小乐子其实已经将需要的东西都带来了,就放在门外,原是害怕这位贵妃娘娘又说出什么惊人之语调侃自己,这才没有直接带进来,没想到对方这次竟如此好说话,倒显得他多此一举小肚鸡肠了。

安碧云抬头看了看天色,笑道:“随已经是正午,但既然徐嬷嬷已经来了,本宫也不好让她白跑一趟。”说完就转头朝着熙春吩咐道:“熙春,快去将东侧殿打扫出来,空出地方来让于本宫与徐嬷嬷。”

“是,娘娘。”熙春得了令,朝着她一躬身,小跑着就去了。

小乐子见事情已成,也不打算就留:“那奴才就不打扰了,辛苦娘娘完成了。”

“公公慢走。”安碧云点点头。

小乐子在安碧云了然目光的注视下冒着冷汗,招呼着人将东西都搬进来,这才低着头恭敬地退了出去。

直到出了凝春阁的大门,这才松了一口气,摘下帽子用袖子擦了擦汗。候在门口的小太监见他出来,殷勤地凑上去问道:“公公辛苦了,事情可还顺利?”

小乐子瞟他一眼,冷哼道:“哼,本公公什么时候失手过?”

“可您这汗…”小太监话还没说完,就被他就着手里的浮尘狠狠敲了一下头。

“就你多嘴!”小乐子白他一眼,自顾自地往回走,没几步又回过头来骂道,“蠢货!还不快跟上!”

熙春隔着门听到两人的斗嘴,抿了抿嘴才忍住笑意,不过送走了一个眼前却还有一个,大意不得。这些宫里的老嬷嬷都是成了精的,自己想要应付过去还真要花点心思。

她先朝徐嬷嬷温和一笑,说道:“徐嬷嬷,本宫技艺不精,若是有什么不懂的地方,还请嬷嬷多教教本宫。嬷嬷可爱喝茶?”

“贵妃娘娘言重了,奴婢担当不起,喝茶就免了吧。时间紧迫,娘娘还是快些动手吧。”徐嬷嬷这一番话说得不卑不亢,既合礼数,又显出了她的不近人情,这让安碧云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了。

好啊,这倒是有意思。

安碧云倒没觉得多苦恼,反而越发觉得有趣起来。

“徐嬷嬷说得是,随本宫来吧。”既然对方态度坚决,她也懒得再与对方虚与委蛇,说完就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徐嬷嬷一愣,好像对安碧云突然转变的态度有些惊讶,但还是低下头快步跟在了她身后。

熙春已经将厅里的桌子移出去换上绣架,摆上几个木凳,又在角落的香炉里点了香,再放上几盆文竹,这才走殿外,正赶上安碧云带着徐嬷嬷过来,便朝她拘了一礼道:“娘娘,已经准备好了,”

安碧云点点头,又偷偷朝她使了个眼色,便全然不顾身后的徐嬷嬷,率先一步走了进去。徐嬷嬷有些尴尬地看了一眼站在一边不动声色的熙春,虽然感觉气氛微妙但还是只得跟着走进去,刚进门就看见安碧云已经撑起了绣布,将打好的绣样附在了上面。

徐嬷嬷心觉这贵妃娘娘也是奇怪的很,刚才还与自己攀谈闲聊,现在反而一副比自己还着急的样子,便试探着问道:“娘娘,可有什么需要奴婢帮忙的?”

“不必了,本宫若有需要自会开口,嬷嬷坐下看着就好。”安碧云手脚麻利,眼见着就已经着手开始绣了起来,徐嬷嬷被她堵得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只得按她所说坐在一边盯着她飞针走线。

安碧云神色认真,好像眼里一心一意只有面前的绣画,不说话也不休息,熙春偶尔走进来,替她续上茶水又退出去。

这可苦了徐嬷嬷,她坐在这里两个时辰,熙春愣是没有给她上茶,她也不敢开口去讨,毕竟是自己一开始就驳了人家看似客套的问话。

她口渴的要命,又不敢让绣品离开自己的视线,安碧云莫名的沉默更是让她心里直打鼓,紧张之下口渴更甚,如此反复不免有些心浮气躁,坐如针毡起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只要一抬头就能看见徐嬷嬷苍白的脸颊和起了皮的嘴唇,可安碧云的视线就是丝毫都不移动。

两人就这样不言不语,一个气定神闲,一个火烧火燎,直到香炉里的香燃尽了,天色也暗了下来,安碧云这才抬起头,面露几分疲色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悠悠地开口道:“徐嬷嬷,不如今日就到这里吧,本宫也累了。”

徐嬷嬷就等着她说这话,她猛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迫不及待地答道:“是,是。天色已晚,娘娘也需要好好休息了,那奴婢就先告辞了,告辞了。”

“等等。”安碧云招招手示意熙春进来,指了指已经有了雏形的绣品淡淡道,“不知道这未完成的绣品嬷嬷打算如何归置?”

徐嬷嬷已经有些昏头涨脑,经她这么一提醒这才反应过来,赶忙回答道:“回贵妃娘娘的话,这绣品由奴才带回去保管,明日再给您带来。”

“徐嬷嬷这话在理,只是…”她看对方一眼,面露难色。

徐嬷嬷心中‘咯噔’一声,却还是恭敬地答道:“娘娘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哎…此事说来有些为难。不是本宫信不过你们针工局,只是你也知道,本宫如今身在后宫,孤立无援,想害本宫的人数不胜数…”说着还从衣襟里抽出个帕子,假意抹了抹眼泪才继续说道,“这绣品是本宫向皇上和皇后娘娘讨饶的最好机会了,因此今日才万事都要亲力亲为,本宫实在是害怕,万一出了什么差错,那本宫就真的活不下去了!”

熙春适时地扑上来,搀扶住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可能倒下去的安碧云,嘴里喊着:“娘娘!您要为了腹中的小皇子考虑啊!不可过分忧心啊!”

这下徐嬷嬷着实为难了,上头确实交代了,一定要保证这绣品时时刻刻在她的视线之下,只得小心翼翼地问道:“那娘娘可是有什么好办法?”

安碧云抹抹泪,又是一声轻叹:“哎…本宫也知道嬷嬷为难,你也辛苦一天了,应该早些回去休息才是。”

这一点徐嬷嬷心里倒是万分同意,她如今嘴唇起皮,口干舌燥,更是心力憔悴,精疲力尽。

“这样吧,本宫这里有个木箱,嬷嬷将绣品装进去锁上带走,钥匙就保管在我这里。”安碧云用手帕遮着嘴,掩饰住自己上扬的嘴角,“这样嬷嬷能带走绣品,本宫也能安心了,你说可好?”

“这…”徐嬷嬷还想说什么,可想起自己今日的遭遇,又想起安碧云人畜无害的笑脸,竟不知不觉起了一身冷汗,想了想只得低头答应道:“是,奴婢知道了。”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