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神医娘亲之腹黑小萌宝》

  • 作者:偏方方
  • 主角:俞峰,俞婉
  • 推荐:378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1-04 12:03:27

《神医娘亲之腹黑小萌宝》 内容简介

本次本人安利给各位网友们偏方方原创作品《神医娘亲之腹黑小萌宝》,光环人物是俞峰,俞婉,功力深厚跌宕起伏,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精彩内容试看 火太大,肉给炒糊了,可糊了有糊了的滋味,薄薄的五花肉卷成片,油肥汁多,一把蒜苗撒下去,整个院子都被那股酥香浓郁的气味弥漫了。走出阿婉家的俞峰蹙了蹙眉,闻着这股焦香味,他竟然觉得会很好吃?俞峰自嘲地嗤了

《神医娘亲之腹黑小萌宝》 章节试读

火太大,肉给炒糊了,可糊了有糊了的滋味,薄薄的五花肉卷成片,油肥汁多,一把蒜苗撒下去,整个院子都被那股酥香浓郁的气味弥漫了。

走出阿婉家的俞峰蹙了蹙眉,闻着这股焦香味,他竟然觉得会很好吃?

俞峰自嘲地嗤了一声,加快步子离开了。

“好吃吗?”俞婉问小铁蛋。

小铁蛋将滚烫的五花肉与蒜苗一同塞进嘴里,一口咬下去,肥油和肉汁儿都打嘴角溢出来了。

他麻溜儿地吸了吸,一脸餍足地说:“好吃!阿姐做的菜最好吃!”

有这么好吃吗?

俞婉轻笑,夹了一片五花肉吃进嘴里,虽说炒焦了,但嚼起来特别香呢……就是别忘记放盐就更好了。

今日柴火水满,俞婉烧了一大锅热水,给小铁蛋舒舒服服地泡了个热水澡。

泡完后,小黑蛋变成小白蛋了。

弟弟换上俞婉给他新买的棉布鞋,兴奋得在屋子里跑来跑去,头发都不让好好擦了。

“阿姐!这鞋真暖和!”

“真软!”

“真的好软啊!”

他身上只穿着一件薄薄的里衣,屋内虽燃了火盆却还没暖和到能扒光衣裳的地步,饶是如此,他仍给跑出汗了。

这澡算是白洗了。

俞婉将他捉了回来,摁在怀里擦干了湿发。

到底是个孩子,不知愁滋味,有肉吃、有鞋穿、有阿姐疼,在阿娘昏迷的日子,这就是他最大的安稳。

“阿姐,你真好。”他小脑袋歪在俞婉肩上,依赖地吸了一口阿姐身上的气息,安心地睡着了。

俞婉了捏他红扑扑的小脸蛋,将他塞进被窝,揶好了被角。

……

接下来的两日没有赶集,想把鱼和冬笋卖掉就得到更大的市场去。

俞峰早早地来等俞婉了。

明明就不可能凑齐欠款的,他都不知道自己陪着她瞎折腾什么。

俞婉留下小铁蛋,与俞峰一道出了门。

兄妹俩已许多年没结伴出现在众人眼前了,今日不用赶集,大家伙儿都还睡着,若是醒了瞧见这一幕……不对,昨日回村时就已经让人看到了。

那些人是怎么议论他们的呢?说俞家兄妹翻了脸,又莫名其妙地和好了?

想到这里,俞峰下意识地与俞婉拉开了一些距离。

俞婉神色平静地走着,仿佛没注意到俞峰的动静。

俞峰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忽然意识到,似乎不论自己如何冷淡她,她都始终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她是没注意,还是压根儿不在意?

俞峰摇头,大难临头了,他怎么还会去在意一个丫头的在意?

“大哥。”进入莲花镇后,俞婉突然开口,“镇上最大的酒楼是不是叫做白玉楼?”

俞峰说道:“是啊,你问这个做什么?你该不会是想把食材卖到他们家去吧?别怪我没提醒你,这是绝不可能的,你的食材虽好,可白玉楼不是寻常的酒楼,里头招待的也都不是寻常的客人,比起东西好不好吃,他们更在意吃了究竟有没有事,来历不明的食材是卖不进他们家的。”

言及此处,俞峰不知想起了什么,面上划过了一丝怅然。

“那第二大的酒楼呢?”俞婉又问。

“你说翡翠楼?这个你更别痴心妄想了。”翡翠楼虽是新开张没半年的新店,却凭借一个出了宫的御厨,抢走白玉楼不少生意,甚至最近,隐隐有超越白玉楼的苗头了。

翡翠楼的食材比白玉楼的更高级三分,莫说她只是挖了些冬笋、钓了些鲫鱼,便是得了虎熊之物又如何?翡翠楼财大气粗,何至于缺了这些个?

“原来如此啊。”俞婉若有所思地呢喃。

“你说什么?”俞峰没听清。

俞婉笑着摇摇头:“没什么,大哥确定我们的东西卖不进去吗?”

俞峰淡淡地说道:“不信你可以试试。”

“今天就不了。”俞婉说道。

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你明天想试试?

谈话间,二人抵达了镇上最热闹的街市。

这儿可比集市上档次多了,物价高,摊位费也水涨船高。

“我身上没钱了。”俞婉说道。

这儿的摊位费是不能拿食材换的。

俞峰打怀里摸出一个钱袋,面无表情租了个小摊位。

镇上就是镇上,再稀罕的东西都有的卖,便是冬笋这么难挖的食材,俞峰一眼望去,都发现了三两家。

今日看来,不会太顺利了。

这一念头刚一闪过,俞峰的耳畔便传来了一阵尖细的声音:“哎呀你在这儿呢!我正说好几天都见不到你!”

是昨日第一个买下食材的大娘。

她买了两条活鱼、两个冬笋,回家后一锅炖了,她家那口子痛风两年了,胃口一直不大好,昨晚却直夸她鱼汤做的鲜,还和儿子抢着喝了起来!

她厨艺什么样她知道的,难吃不至于,却也好不到哪儿去。

她盐都没敢多放,可那汤就是鲜。

她多久没在饭桌上笑过了。

这不今儿一大早,她又来买鱼和冬笋了。

她当然想买同一家的,可镇外的集市三日一次,她打算退而求其次,可巧,就让她碰上这姑娘了!

她说道:“我还要两条鱼,冬笋多来几个,你的笋便宜,个头还大,以后你常来,我都买你家的!”

俞婉让俞峰打听了一下,才知自己的冬笋比市场价低了两个铜板,不过人家的冬笋是批发的,她是自己挖的,这么一想,还是她多赚了。

大娘给俞婉介绍了几个熟人,买的人多了,摊位热闹了,吸引来的客人也就随之增多了。

比昨日还多了一倍的食材,却不到一半的功夫便卖光了。

要说是食材好,那确实好,可这丫头的口才也不差。

什么“我家的冬笋清炒也很好吃”、“炖鸡汤,滋阴壮阳,还能美容养颜”、“我这是野生鲫鱼,发奶最管用了,您给您儿媳多喝点,保证奶水充盈,您孙儿吃得白白胖胖的!”

这都什么跟什么!

俞峰听得面红耳赤!

除去摊位费,今日一共挣了一两银子。

一天就能净他们一个月的钱,若在以往,俞峰就该夸夸她了,可一想到二十两的巨债,俞峰夸不出来了。

下午,俞婉再度上山。

俞峰把俞松也叫上了,兄弟俩不知打哪儿弄来了一张渔网,网了不少鱼,算上俞婉挖的冬笋,翌日一共卖了二两。

第三日,也是二两。

眼看着明天就是约定的日子,而他们手头却只有五两银子,俞峰的心沉到了谷底。

最后一条鱼也卖光了,生意做完了……他们没辙了……

“谁说做完了?”俞婉回眸一笑,淡淡呢喃道,“生意……才刚开始呢。”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