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幸孕宠婚:霸总萌宝找上门!》

  • 作者:小白腿
  • 主角:曲小敏,小敏
  • 推荐:358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1-04 17:05:34

《幸孕宠婚:霸总萌宝找上门!》 内容简介

《幸孕宠婚:霸总萌宝找上门!》作者:小白腿,总裁类型小说,主人翁:曲小敏,小敏,本创作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凌驷捧着手中那杯热茶,眼神却仍旧饶有兴趣地环绕着秋靡靡的小独立公寓看,虽然小倒也齐全,看来,她过的还不赖。“你这是撵我走啦?不要罢!靡靡,我们全都这么长时间没见了,好赖叙叙旧呀!”秋靡靡扭了扭脖颈,一

《幸孕宠婚:霸总萌宝找上门!》 章节试读

凌驷捧着手中那杯热茶,眼神却仍旧饶有兴趣地环绕着秋靡靡的小独立公寓看,虽然小倒也齐全,看来,她过的还不赖。

“你这是撵我走啦?不要罢!靡靡,我们全都这么长时间没见了,好赖叙叙旧呀!”

秋靡靡扭了扭脖颈,一屁股真皮沙发坐下,“你这位爷可以不累,可我累啊,在公司忙了一天,大晚上的还要穿着那紧身的小礼服,快憋死我啦有木有?可以啦,你快回去吧,有什么事儿明儿再说。”

她看起来非常疲累,眼睑下投下了一片青影,打了个呵欠就督促着凌驷离开。

凌驷一笑,伸掌刮了下秋靡靡的鼻梁,满眼的笑意和疼宠。

他知道,唯有对他最为熟悉的人,才敢作出这般放肆的举动,因此,他喜欢秋靡靡面对自个儿时的那类自然而然不造作。

仅是,倘若可以更是亲腻更是亲腻些许,那便更是好了。

凌驷的面庞上,笑的温儒,眼中闪动过的那一缕光,却又有些暗搓搓的狡诈,他瞧了眼晕晕欲睡的秋靡靡,“靡靡,你看,我也是黄金单身汉,你也是多年单身女,要不,我们便凑合成一对儿得了,我作你男友,你作我女友?”

他的声响带着笑意,身子看起来随便地倚倚靠着真皮沙发,可大夏天,这样捧着热茶杯的举动,却泄露了他此刻的惶张。

似是一道惊雷下来,秋靡靡打了个抖索,清醒过来,望向凌驷。

她又非蠢货,察言观色谁不会,凌驷瞳孔深处中的专注,她不会错过的。

凌驷非常好,个性好,长的好,家庭背景强,对她也不错,可是……

她就是对他不感冒。

“嗨,我才不呢,第一,我不爱曲小敏,第二,你家中那位兄弟太高冷了,接近了便要给冻成冰块,接着心脏全都要给冻裂暴炸,为活的久些,我还是跟你们凌家维持距离!”

秋靡靡跳过了些重要的由头,只歪着嘴儿,挑选了那些只在明面上的东西。

凌骜……

秋靡靡打了个寒战。

想起那男人,不禁就是一个寒战。

她才不要作曲小敏的嫂子!

凌驷笑了,抿了口茶,随后抬眸来,笑眸弯弯的模样,温侬又迷人,“可是如何办,靡靡,我是真挚的,我在十分郑重地追求你,作我女友可不可以?”

他收起了说笑的心神,灼灼的眼神,看着秋靡靡看。

秋靡靡那尝试插诨打科的心情刹那间也凝固起来,她瞧着凌驷,不敢直视他灼热的眼神。

“抱歉,凌驷,我……”

“行啦,不要向下说伤害到我这颗纯真的当心灵了,开个玩笑罢了,没料到我的吸引力在你这还真不怎奏效!快休憩罢,我先走啦。”凌驷笑着放下杯子,拍了一下秋靡靡惶张而僵直的肩头,站起。

“好。”秋靡靡的面色有些窘迫,点了一下头,目送男人离开。

凌驷走后,她却一屁股十分沉重瘫倒在了真皮沙发上,可才坐下,屁股下边的电话却兀地震动起来。

秋靡靡心中还想着今晚间发生的事儿,心情十分烦躁,瞧也没瞧号码,接起。

“秋靡靡?”

电话中,是一道凌厉的中年妇女的声响。

听起来非常熟悉,熟悉到即使多年没听过了,却也可以即刻就听的出来是谁的声响。

秋靡靡的睡意全无,烦躁的心情也刹那间搁到了脑后,自真皮沙发上坐起来,小脸蛋一拉,“抱歉,你是谁?”

是焦淑仪打来的电话。

那当初一把把病重的她推出曲家大门,断了她学费的焦淑仪。

焦淑仪瞧了眼在一边儿真皮沙发上喝茶的曲小敏,给了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目光,描着时下最为流行的深红的削唇,仍旧寒薄且无情,“我也不跟你废话了,我是焦淑仪,今晚间,你见着了小敏跟她未婚夫了罢?”

秋靡靡双掌环胸,粉唇一扬,“原来是焦阿姨呀,焦阿姨既然晓得,也不必再问我一回罢?”

焦淑仪听着秋靡靡全无尊卑长幼,也没半分礼貌的声响,眉角全都蹙成川字了。

果然是有妈生没妈教的小孩!没一星半分的规矩!

“听小敏说,你跟小敏未婚夫的长兄有染,凌家不是你这么的女子可以攀附的,乘他们发觉你的身份和面目前,在撵你走先前,即刻跟他大哥分手。”

焦淑仪还是跟先前一般,一旦她失去可利用的好处后,便是全无遮掩那张势力又倨傲的面目,对她态度低劣轻鄙。

“焦阿姨,你算哪头蒜呀,是我的谁,又抑或是凌驷的谁,有啥权利对我跟他的事儿指指点了下?”

秋靡靡也不是任意给人捏的软柿子,她笑呵呵地回道。

秋靡靡的声响不轻不重,可扩音器开着,曲小敏听的清晰。

“秋靡靡,5年前,你的了怪病晕晕沉沉几个月的事儿,你还记的罢?”曲小敏放下玻璃杯,口气轻描淡写,却是十分有底气。

比起起在俱乐部套房的洗手间中时的口气,要气魄的多。

“怎?我莫非有把柄在你手中?”

秋靡靡的口气更是为不在乎了,她背倚倚靠着真皮沙发,半狭着瞳孔,“欲想要挟我?”

曲小敏也不恼,在自家家里边,那佯装着的良善跟贤淑,早即丢到了一边儿,她心里要作的,便是把秋靡靡这颗她生活上的恶臭毒瘤给消灭,她的红唇边漫着浅笑,“当初坐完月子回来时,恰好看见你luo着身子的那曼妙的模样,因此,我拍下。”

秋靡靡的眉宇紧蹙起,一时没讲话。

“秋靡靡,你不会想一生全都作群演罢?”曲小敏却笑着向下说,好像秋靡靡的命迹,全在她的手掌里攥着一般,“不晓得一名演员,还是群演若是给公布不雅照和不雅视频的话,这一生,便永远不要想着逆袭成什么正二八经的演员了罢?”

秋靡靡的面色,却冷下,可声响却悄无声息,“曲小敏,你觉的我成为凌驷妻子的话,还在意什么影视娱乐圈儿么?况且,你惹火了我,不怕凌驷查到你脑袋上来么?”

讲完,她嗙的一声扣掉了电话。

留给曲小敏的是决绝又轻蔑的嘟嘟嘟的声响。

她不晓得那几个月中,曲小敏有没真的拍下自己什么照,因此,如今她只可以赌,赌曲小敏手中究竟有没相片,而她究竟又会否放出相片。

不可以坐以待毙。

秋靡靡迅疾给自个儿熟悉的国内最为大娱乐传媒的资深记者去啦个电话。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