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花开无须折》

  • 作者:素人不素
  • 主角:玉笙,苏府
  • 推荐:218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1-05 08:19:20

《花开无须折》 内容简介

《花开无须折》作者:素人不素,古代言情类型网络创作,天选人物:玉笙,苏府,本故事主要讲的是:“怎么回事?”“我们边走边听她细说”三人一同移步“昨日,大家都在忙,到了晚上少夫人也没注意,以为是奶娘或是婆子哄着睡下了,同往日一般少夫人也就不曾多想,半夜收拾妥当送走宾客后也就回房睡了,今早少夫人等

《花开无须折》 章节试读

“怎么回事?”

“我们边走边听她细说”三人一同移步

“昨日,大家都在忙,到了晚上少夫人也没注意,以为是奶娘或是婆子哄着睡下了,同往日一般少夫人也就不曾多想,半夜收拾妥当送走宾客后也就回房睡了,今早少夫人等了许久,孙少爷也未来闹她,始终也不见人影,便起身去奶娘房中寻,可到了奶娘房中问了奶娘才知昨夜不曾照看孙少爷,奶娘以为孙少爷这一日玩累了,在少夫人屋里睡下了,也没多想,又询问了众人才发现孙少爷好像自在大门拉出新娘子后,便不曾见过,就连抱走他的婆子,也寻不见了”一路上,青黛挑了些重点说与离歌,待离歌来到大嫂房中,大嫂已哭成泪人,在宁染怀中,观宁染宁萱也是双目通红,就连正坐的祖父也是满脸愁容,新婚的二哥二嫂也坐在一边,脸色也不是特别好看,二哥的脸上不难看出少许自责,离歌同玉笙烟的到来,让众人皆抬起头

“外祖父,您没事吧?”离歌来到老太爷身侧

“爷爷昨晚就睡得不好,今早听闻文睿出事,早饭一点没吃,爷爷,您回去休息吧!”

“胡闹,这个时候我怎能去休息”老太爷语气有些强硬,众人大气不敢喘

“都是我的错,我没有看好文瑞”嫂嫂边说泪水越是止不住,也是,明明昨日还在为二哥的喜事而高兴,今早就发生了这样的事,屋里的气氛相当凝重

“现在不是自责,担心的时候可派人去找了?”离歌开口询问

“府中寻了个遍,皆不见人影”

“那就外面啊,我们大家一起去,让大嫂嫂陪着祖父留在府中,一是等着也许文睿会自己回来,二是祖父年岁大了,大嫂现在的状态也不适合出府去寻,索性在家中等着吧,二嫂嫂,你也留下陪着大嫂嫂”离歌此时很是冷静,众人听她的话也皆是无人反驳,许真的是关心则乱,不然平日里异常沉着冷静的大哥,此时也有些六神无主,离歌的话,好似一根稻草,让他瞬间有了方向,便立马起身

“对,离歌说的对,我们这样干坐着也是于事无补,先不要声张,以免惊到府中昨日未走的客人,宁染你也留下吧,帮着你的两位嫂嫂照料府中的是事物,我们其余人出去寻睿儿”

“府中可是有什么外招的用人吗这两日?文睿为何会被陌生人抱走?”离歌又问出心中的疑问

“是招了些帮厨,毕竟宴席单靠府中的人,人手也唯实是不够”

“大哥,派人去找中间人查查是否有什么可疑之处,眼下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文睿一人出去玩儿了后走丢了,另一种就是被人掳走了,第一种可能,我认为可能性不高,文睿这般聪慧,就算人多出去玩儿走丢了,以我们苏府在孤苏城的影响,就算为了好处报酬也会将苏府的孙少爷送回来,所以这种可能不太成立,那就只剩第二种了,可这第二种……”众人见离歌此时皱眉停顿,皆有些揪心

“离歌,你倒是说啊!”宁修第一个揪不住了

“第二种又分为两种,一种是有目的的蓄谋已久的绑架,可能为财,为了可以从我们苏府得到好处,那就不要担心,他们定会主动我们,至于第二种目前我想到的我自己还有些怀疑……”第二种可能,离歌以为在这个时代不太可能成立,因为贩卖器官也只能在二十一世纪的科技时代才会发生,可离歌又想到了在这里有一个叫做‘人贩子’的组织

“怀疑……”离殇打断了离歌的思绪

“人贩子,孤苏城内可有人贩子?”离歌之所以是疑问的语气,是因为孤苏城毕竟是临近皇都,会如此明目张胆地作案吗?

“二哥,你去查查这的牙婆,顺便连奴仆市场一道,我想二哥,你应该会有办法”毕竟离歌认为二哥相比大哥更为‘不务正业’

“好,我这就去,玉笙烟既然你也在若无事,便同我一起去吧!”宁修拉着玉笙烟就要往外走,这一会儿玉笙烟更觉楚离歌有意思,但也知现在时机不对,便看了一眼离歌后同宁修走了‘他会再回来的’

“至于我们,抱着侥幸心理,现在就都出去寻文睿吧!大哥别忘了派人问问那介绍帮厨的中间人,看看可有什么线索,希望文睿只是出去玩儿走丢了”

离歌知道不是她有多聪明,多理智,而是这屋中的一群人都可以称之为当事人,小文睿出事,对于众人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而她确是后知后觉,旁观者清而已

“行了,老头子也觉得离歌丫头说在理,你们不用管我,快些出去寻吧,也不知那小子有没有饿着?唉”老爷子的叹息,让大家又是心中一震酸,便也相继离开了出门去寻,幸好昨日为喜庆应景儿的为他穿了一身红色比较显眼,希望可以有所帮助,就这样,离歌带着京墨姚娘同青黛分别跟着其他人,众人一同出府寻找

“文睿,文睿”直至晌午,大家还仍在街上挨家挨户的寻找着,却无人说累,希望同失望,两种情绪在众人的眼神中来回转换,就这样,大家由开始的几人,到后来几乎全部出动,甚至于昨日留在府中未走的亲朋好友,大家听闻消息后皆出来帮忙寻找,直至夜幕降临,却仍没有消息,大家没办法只好相继回府,此时,整个孤苏城几乎全都知晓,苏府的孙少爷在二少爷成亲当日不见了,苏府内院大家皆无力的坐在饭桌前,看着一桌子饭菜却皆是没有什么胃口

“为何会找不到?宁泽你们是有仔细的找吗?”嫂嫂经这一整日已经身心疲惫,人也有些脱像了,此时拉着大哥的衣袖,好似苦苦哀求,大哥对此也无能为力的将痛苦地大嫂抱在怀中安抚

“大哥,二哥,你们那边可有查到什么?”

“我让人问了那中间人,说是她也不是特别清楚,没觉得有什么可疑之处”大哥说完叹了一口

“我这也没有,我托关系问了孤苏城内所有的牙婆奴役买卖市场,更是在玉笙烟的提议下同他连青楼小馆皆去了个遍”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小,离歌转头看向一旁一同回来的玉笙烟,见他也是无奈的摇头示意,心中有些不好受,不敢猜想其他最坏的结果

“报官吧,宁泽,明早就去报官”

“爷爷,现在估计整个孤苏城全城皆知,我们苏府的睿儿失踪了,可官府并没有人前来询问”

“为何?难道是因为我们平日里我们喂他们的油水还不够多?”老爷子有些生气

“祖父,我有一种不好的猜想,不知该说不该说”

“离歌丫头有什么你就说,现在留下的这些都不是外人”也是那些未走的一部分是因为喝醉了无法马上离开,上午同大家一起找找,下午皆找借口离开了,留下的这些部分,大多是大嫂嫂的娘家人,还有一些听到消息,下午赶来的,再有就是直系亲属倒也没什么可避讳的了

“我猜想睿儿会不会被专门贩卖人口的人贩子盯上并带走了,或是其他什么组织,不然这么久了,几乎也是全城皆知,那他们要是单纯为了钱财,目的也应该达到了,为何迟迟不给我们任何消息,所以我认为睿儿被他们带走并不是为了同我们索要钱财的可能性会更大,至于目的无从得知”

“怎么办?这可怎么办?离歌妹妹,你办法多,你快想想嫂子求你,睿儿还那么小,他们要把他怎么样?”大嫂嫂扑倒离歌身前,不停地哭泣,但好似泪已哭干,只剩撕心裂肺的喊叫声

“嫂嫂,快起来,我们大家不是在一起想办法吗?”宁萱走了过来,同离歌一同拉起自家嫂子

“大哥,明日你照常听祖父的去报官,让官家介入,话语中适当提出一些我们的猜想,如若真有这方面的人,如若是惯犯作案,那他们那里定会有些案底便可缩小范围,逐一排查,我们其余人也同样跟随寻找,以便如若找到文睿,他见我们是家人,也可安抚他”

“好,我明日一早就去,大家都回去吧,不论如何也要去休息,这几日这么多的事情接连发生,任谁也受不了,再说大晚上我们什么又都做不了,只能期盼睿儿可以坚持到我们去找到他”听了大哥的话,众人心知有理,便也相继离开回自己的房中,离歌是最后一个走的,在大哥感激的目光中出了房门,见玉笙烟在门旁依身等她

“为何还不去休息,莫不是在等我?”

“你猜”语气依旧如往日,离歌懒得理他,带着京墨等人起身往前

“别担心,文睿会没事的”那人见离歌不理他,便一改平日语气走在她身侧

“最担心的不是我,可毕竟文睿那孩子确实可人,虽我与他相处时日不长,但担心是难免的”

“就如同你说的,你定深知现在再如何担心也是无济于事,倒不如好生休息,明日继续寻找”

“我知道”离歌不在说话,二人一同走着,直至回各自院中,离歌心知肚明,只是方才她不敢直说,她担心文睿真的被人掳走,却什么也不为,把他发卖到别处,或是留下了用于其他,只有这两种可能,而她让大哥去报案,希望官方介入,也只是报那万分之一的可能,离歌苦恼,今夜众人注定是无法入眠的

一大清早大哥就去报了官,睡眼朦胧的孤苏城父母官见来人是城内的大户,便倒还是客气地抖擞精神,认真听完事情的原委,又收了数目可观的银子后殷勤的立马派人协助寻找,并让他的人翻开了往日的相关案子的涉案人现如今的消息,就这样,街道上涌现了夹杂着官兵同苏家人的大队,又几乎挨家挨户的查了一遍,不同的是,这次是伴有强制性的调查,而不是询问,就这样又是一天,却同样毫无结果,苏府的众人更是无措的又坐到了一起垂头丧气,突然离歌一句无厘头的询问,打破了此时的状态

“青黛,你同姚娘为文睿做的那套衣服里,可还同往日般放了香包?”

众人听后皆是不解……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花开无须折》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