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万物是你余生可期》

  • 作者:爱吃帕尼尼
  • 主角:和暖,谢子茜
  • 推荐:738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1-06 17:17:34

《万物是你余生可期》 内容简介

畅销作品《万物是你余生可期》是爱吃帕尼尼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网络故事,天选人物和暖,谢子茜,精彩内容:谢奕阳看了他一眼,并未回答。高艺跟谢奕阳,确实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相比来说,和畅是他工作上的盟友,高艺才是真正交心的朋友。他性格温和,面带笑容,举止优雅,非常有异性缘。高艺追女孩子很有一手,当年谢

《万物是你余生可期》 章节试读

谢奕阳看了他一眼,并未回答。

高艺跟谢奕阳,确实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相比来说,和畅是他工作上的盟友,高艺才是真正交心的朋友。

他性格温和,面带笑容,举止优雅,非常有异性缘。高艺追女孩子很有一手,当年谢子茜对他也是用情颇深。

“找到了!”和暖从礼物里抽出一张信封,对两人说道。打开信封,里面是一张贺卡和一张票。

“啊,Muse的演唱会!”她惊喜的叫了出来。这是她非常喜欢的英国摇滚乐队。伦敦O2这场,发售当天前两个小时便销售一空。因为没买到,她准备要GIG的助理给她弄一张后台通行证去参加的。哪知道高艺已经安排好了。

和暖喜欢听歌、喜欢演唱会和音乐节,这是亲近她的朋友都知道的事情。

碰巧高艺也很喜欢Muse,他兴奋的问道:“你知道是谁暖场么?是The 1975 !”

和暖开心挥了挥手。都是她喜欢的乐队。第一次见她这么快乐。谢奕阳看了两人一眼,道:“那我们先走了。”带着高艺向外走去。

王葡见两人走下楼,便叫司机把车开过来。

“你还准备在行里呆多久?”谢奕阳问道。

高艺熄灭了烟,答道:“可能还要待一段时间吧。你也知道,我爸那脾气,非得按照他的要求来。”

点点头,谢奕阳上车之前又回过头道:“你手上那张演唱会的票记得给我送来。”

高艺愣了一下,笑着叹了口气。

对和暖,高艺是欣赏的。他喜欢美女,和暖漂亮又聪明,自是得他关注。他与和暖一直保持着好朋友的关系,并没有更近一步。

因为……前车之鉴。

江城大家族里的女儿都不好惹。想到前女友谢子茜,高艺揉了揉眉头。

——————————

周六剑桥的天气特别好。

谢奕阳快到和暖楼下时,给她打了电话:“小暖,下来吧。高艺临时有事,我陪你去伦敦。”

和暖扎着马尾,穿着红黑格纹衬衣,黑色短裙,丝袜和马丁靴。她打开副驾驶门,上了车。

谢奕阳今天开的是一辆棕色宾利添越。车里只有他们两人。

“放首Muse的歌听听?”

谢奕阳特意让人去改装了德国的车内音响系统。

“好呀。”说着,和暖连好蓝牙。一阵急促的低音节奏传来。

她今天的心情很不错,放在腿上的手,打着拍子。一路两人无话,气氛刚刚好,一点都不尴尬。

停好车,两人一同走向体育场。外场有卖纪念衫和啤酒的小吃摊。和暖点了两杯啤酒,道:“谢总应该没有来过这么接地气的现场吧?”

谢奕阳摇摇头。

“高艺买的是场内票,没有座位也没有编号,但是离舞台很近。所以我们现在做好准备,吃好喝好上好厕所,等下进去了就不好退出来了。尤其是Muse这样很high的现场。”和暖交代着,递给他一杯啤酒。

接过酒,他道:“我发现你挺喜欢喝酒。”和暖抿了一口泡沫:“你不觉得英国的精酿啤酒很好喝么?”

她笑眼弯弯,眸子明亮,唇上一圈白白的泡沫。

真想帮她舔掉。

低头喝了一口手中的酒,冰凉清爽,却淋得他胸膛里的那团火更旺。

七点,体育场准时开门。

和暖加快了脚步,回头对谢奕阳道:“快点,不然我们就站不到期前排啦。”

“小心,”谢奕阳将她拉过,两个英国青年疯跑上前,“去VIP包厢听不好么?”

“No,演唱会的现场,一定要在人挤人的内场听才有感觉呀!”和暖有些兴奋,喝过酒的脸上飘起一丝红晕。

两人果真站到了第一排,就在舞台正下方。前面是一排铁安全架。

暖场歌手结束后,天彻底的黑了下来。舞台的灯光也暗了下去。

一瞬,舞台后排的6根铁架顶端喷出了两米多高的火焰,伴着音乐声主场Matt带领乐队出现在舞台上,人群顿时沸腾。

和暖跟谢奕阳站的第一排,身边基本都是高大的男女。对比起来,和暖小小的,让人特别有保护欲。

前排装饰样的黑色圆筒突然涌出一大团火焰,一阵强烈的热浪涌来,和暖本能向后一缩,撞进一个宽厚的怀里。腰被一双有力的手环过。

“别怕,有我。”和暖抬起头。映着火光,谢奕阳的眼神显得越发深邃。

她的心颤了颤。

Muse的演唱会实在是华丽,舞台背后是几百块拼接起来的LED屏幕,跟着歌曲的变化,屏幕也重新组合。刚刚舞台中间喷火的黑筒,突然升高变宽,变身为一个巨大的机器人,向舞台后方走去。

瞬间忘记刚刚的紧张,她兴奋的对谢奕阳说道:“Muse这开场是我见过的最有创意的现场了。”因为嘈杂,谢奕阳听不清她说话。低下头,两手按在铁架上,将和暖圈在怀里,他像她又靠了靠。

和暖没注意,一边给他介绍每首歌曲的背景,一边看着舞台。她靠着谢奕阳的半边身体,令他觉得痒痒的,让人难耐。看着她的侧脸,突然涌上一阵冲动,他开口道:“小暖,做我的女……”

话音未落,又一阵鼓点响起,人群再次沸腾。和暖跟着大家一起挥舞手臂唱了起来。

看来这并不是一个适合告白的场合,谢奕阳这样想着,又看见舞台的灯光暗了下去。

远处的灯光里,出现一条白线,上面吊着一个身着白色羽毛的人。他挥舞着手臂,跟着节奏摇摆。伴着音乐,天上也飘下许多白色羽毛和泡泡:

“Don’t kid yourself

(不要自欺欺人)

And don’t fool yourself

(也不要愚弄自己)”

……

“《Blackout》,他们竟然做得如此温柔……”和暖说着,伸出手,接过一片羽毛。

她透过光打量着羽毛,发现上面印着一排字:Muse·London。

谢奕阳接过羽毛,又听她道:“我记得一个记者采访主唱马特,问他相不相信轮回。他说,他不知道,最好也不这样想。应该把这次生命,当成唯一,过好它。”

他看着怀里喋喋不休的人儿,满眼温柔。

演唱会结束后已经很晚了,和暖又蹦又唱几个小时,一上车便瘫软在座位上。

“今晚开心吗?”和暖突然问道。

开车的谢奕阳,转过头对她笑着点点头:“很开心。”

“我喜欢音乐,也喜欢听现场。跟这么多人一起产生共鸣,让我觉得是一件神奇又美妙的事情……”

今晚,她对他,好像有说不完的话。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