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血染侠衣》

  • 作者:恋恋舞侠情
  • 主角:灵儿,齐阳
  • 推荐:904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1-06 20:02:08

《血染侠衣》 内容简介

天选人物是灵儿,齐阳的佳作《血染侠衣》此文是恋恋舞侠情创作的武侠文,文笔成熟主线余音绕梁,绝对是值得品味的畅销新书,精彩内容 天微微亮,宋剑就差了小乞儿去官府报案,而灵儿则赶回医馆去配制解药。灵儿一配好解药,又急忙赶回日升客栈,第一时间把解药交给宋剑,让他想办法交给青风侠。从日升客栈出来,灵儿才稍稍松了口气。清早集市上的人还

《血染侠衣》 章节试读

天微微亮,宋剑就差了小乞儿去官府报案,而灵儿则赶回医馆去配制解药。

灵儿一配好解药,又急忙赶回日升客栈,第一时间把解药交给宋剑,让他想办法交给青风侠。

从日升客栈出来,灵儿才稍稍松了口气。

清早集市上的人还不多,只有一些小贩在摆摊准备开张。

突然,一队官兵出现了,打破了清晨的宁静。他们碰到男子就抓住他的右臂用力按压。

看来官府已经得知青风侠手臂受伤一事,而那“岭西一刀”罗翰龙应该凭着深厚的武功功底保住了性命。

不过青风侠断了他手脚筋脉,恐怕他再也无法横行无忌、欺压百姓了。

灵儿漫无目的地朝前走着,回想起昨夜的经历,心情很沉重。那一掌,那一刀,‘夺魂散’,那个人还好吗?

先前,灵儿还怀疑秦六就是青风侠,而今,她只觉得这个猜测着实可笑。

青风侠和秦六给她的感觉根本就不一样,青风侠身上似乎有种吸引力,吸引着灵儿不顾一切地想要去接近他,了解他。

那种令人心安,可以放心依靠的感觉,令灵儿眷念而向往,就像……灵儿想到这里,心中大惊,那种感觉就像心中的诚哥哥给她的感觉一样!

灵儿不敢再想下去,一个仅见过两次面的男子,不,是个连面都没见过的男子,怎么能和她的诚哥哥相提并论?灵儿不停地告诉自己:“不可以!”

不知不觉中,灵儿已走到清风客栈门口。

即使在门外,也能听到“风儿”们激动兴奋的声音。灵儿下意识地往她们那儿走去。

“灵儿妹妹,一早就传来消息,昨晚青风哥哥与那恶霸大战几百回合,终于将他打残,为民除了害。”公孙茜兴奋地说。

灵儿勉强扯了一个笑容给公孙茜。

“你怎么了?脸色这么苍白!”公孙茜注意到灵儿的异样,关心地询问。

灵儿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脸,说:“可能昨晚没休息好吧!”

听灵儿这么说,公孙茜也没再为她担心,继续说:“那个盲女终于得救了,这还得多谢灵儿妹妹你呀!”

“谢我什么?”灵儿一愣。

“若不是你把消息传达出去,青风哥哥又怎会出手?”公孙茜理所当然地说。

灵儿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怎么和她们解释。

她不但没有把消息告诉青风侠,还连累青风侠受了伤。

心中难过自责,也无心再听“风儿”们谈论,灵儿以身体不适为由,起身和她们告辞。

突然,灵儿想起了衣袋里的那张药方,马上跑到客栈的后门,将药方塞入用于与青风侠联络的小竹筒里。

灵儿知道不能在此久留,却又舍不得就此离开。她走进隔壁的茶楼,在二楼寻了个可以看到清风客栈后门的座位坐了下来。

就这么等着,一个上午就过去了。

清风客栈的后门人迹罕至,除了清风客栈的几个小伙计,根本没人经过。

灵儿只好失望地离开了。不若之前般好奇青风侠的身份,她只希望有人能取走那个药方,而不在乎那个人是谁。

“灵儿?”宋剑喊她,“怎么走路都耷拉着脑袋呀?”

灵儿这才抬起头,忙问道:“宋大叔,解药给出去了吗?”

“嗯。”宋剑点点头,“你就放心吧!”

“您确定他真的是青风侠吗?”灵儿问。

“八九不离十,我就只差证据了。”宋剑说。

灵儿急忙问:“他还好吗?”

宋剑说:“没见到人,他不在家。”

“那您还说解药给出去了……”灵儿不解。

“让人转交给他了。”宋剑解释道,“他受伤肯定会另找地方养伤,不在家不是很正常吗?”

灵儿想想也有道理,悬了一天的心才稍稍放了些下来。

与宋剑一起用完午膳后,灵儿才回到医馆。

医馆还是那样,一日三次有官兵前来巡视,查看病人的就诊记录和药材的销售单据。

杜青山来找灵儿,灵儿却没心思搭理他,有一句无一句地听他在那赞美秦六爷的品行。

“秦六爷对我最大的恩典便是帮我为仙儿赎身!”杜青山激动地说。

“仙儿?仙儿是谁?”心不在焉的灵儿总算听到了关键处。

“仙儿就是……”杜青山反应过来,生气地说,“适才我不是刚说过,灵儿你到底有没有在听?”

“你重新说一遍嘛!”灵儿心虚地说。

“仙儿是我喜欢的女子,秦六爷愿意帮助我为她赎身。”杜青山说。

“秦六爷真好!等等,仙儿是青楼女子?”灵儿说。

杜青山点点头,说:“仙儿虽然身在青楼,但她守身如玉,灵儿你可别误会!但是……”

“但是什么?”灵儿问。

“但是她被坏人迷惑,多次拒绝他人为她赎身。”杜青山愤愤地说,“灵儿,你可知道她是被谁害得身陷青楼,沦为娼妓的吗?”

“人贩子?”灵儿答。

“不是!是齐阳。”杜青山怒道。

灵儿一惊,问:“这和齐阳又有何关系?”

“当然有关系,就是齐阳迷惑了仙儿,让她不肯离开寻芳楼的!”杜青山说,语气里充满了怨恨。

“寻芳楼?”灵儿想起寻芳楼不正是清风客栈隔壁的那家青楼吗?而齐阳也的确是那儿的常客。

想到这里,灵儿不禁对齐阳产生厌恶之情。

“这个齐阳在京城里势力很大,他一定会想方设法阻止我为仙儿赎身的。现下只有说服仙儿,让她不要再受齐阳的迷惑才能救她脱离寻芳楼。”杜青山说。

灵儿越听越糊涂,她在想杜青山口中的那个齐阳,真的是自己认识的那个齐阳吗?

“灵儿,你听明白了吗?”杜青山看灵儿一脸迷茫,焦急地问道。

灵儿如实说:“不太明白。”

杜青山无奈地叹了口气,说:“你只要记住那个齐阳不是好人就可以了,然后帮我把这封信交给仙儿。”说完,他掏出了一封信硬塞到灵儿手中。

灵儿不解地说:“可我不认识仙儿呀!为何你要我帮你送信?”

杜青山难过地说:“仙儿根本不肯理我,要说服她,只能靠灵儿你了!你们都是姑娘家,比较容易沟通。”

灵儿看了看手里的书信,为难极了。

“求你了,灵儿,我真的没别的办法了!”杜青山哀求道。

灵儿只好答应。

---

灵儿手里拿着信,却没心情去送,眼看就要走到寻芳楼了,她一拐就拐进清风客栈里去。

这会儿“风儿”们都不在,灵儿信步走出客栈的后门,随意查看了下墙上的竹筒。

灵儿两眼一亮,自己的那张药单已然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张纸条。

灵儿迫不及待地拿了出来,随着纸条的打开,淡淡的檀香飘了出来。纸条上面只有工整的四个字:“无碍,多谢!”

这四个字让灵儿如获大赦,心中大石终于落地。她开心地将纸条收入随身小包中,拿起杜青山的书信,就朝寻芳楼去。

谁知灵儿的轻松心情并没有持续多久,寻芳楼的龟公老王把灵儿拦住,就是不让她进去。

“小丫头,快走开,别挡着我们做生意!”老王不客气地说。

“老伯,我就进去送封信。”灵儿拿着书信恳求道。

“这儿是青楼,不是小姑娘家能来的,快走!”老王冷冷地道。

灵儿叹了口气,只好放弃。一时也没有事要做,灵儿便想去逸兴门碰碰运气,看能否遇到齐堂主。

---

一走进京西分坛,灵儿有些意外地遇到了齐阳。

齐阳正坐在厅里喝茶,看上去有些疲惫。

灵儿想起在洛阳时,齐阳也常出现在逸兴门里,难道他也是逸兴门人?

灵儿左右张望,周围的逸兴门人都穿着浅绿色的门服,就齐阳穿着一身浅蓝衣袍,怎么看他都不像是逸兴门人。

直到灵儿走近,齐阳才抬头发现灵儿。他忙起身,拱手道:“甘姑娘,怎么会来这儿?”

灵儿想起寻芳楼,想起仙儿,口气不佳地道:“为何我就不能来这儿?”

齐阳一怔,忙解释道:“在下不是这个意思。”

灵儿也没再搭理他,低头看了看茶盏,心想:“果然是他爱喝的祁门红茶。”

齐阳说:“姑娘是来找人的吗?”

灵儿回道:“嗯,我找徐大夫。”

齐阳说:“他在里头,姑娘,请。”

灵儿不悦地瞪了齐阳一眼,便朝医阁而去。

其实,灵儿还想和他说说话的,这些日子听到了许多关于他不好的传闻,期待他能给予解释。

莫名地,灵儿希望那些都是误会。

见灵儿朝医阁走去,齐阳暗暗松了口气,匆忙地离去。

---

灵儿进去的时候,徐大夫正忙着收拾桌面。

“徐大夫!”灵儿笑着唤他。

“哎呦!是灵儿来了!”徐大夫微笑着说,“怎么这么久都不过来玩?”说着,他将一些用过的东西丢入废物篮里。

灵儿闻到空气中有血腥之气,便顺着徐大夫手的方向看去,只见废物篮里好多沾着污血的绷带。

灵儿心里有些难受,忙问道:“是谁受伤了吗?流了这么多血?”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血染侠衣》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