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离婚女人的奋斗史》

  • 作者:沈絮晚
  • 主角:姜成军,龙腾
  • 推荐:994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1-08 08:26:56

《离婚女人的奋斗史》 内容简介

畅销热文《离婚女人的奋斗史》由沈絮晚新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作品,主线中的主要人物是姜成军,龙腾,剧情精彩纷呈,极力推荐。精彩内容试看:从姜成军的办公室出来之后,许月坐在楼梯口的台阶上,楼梯口刚好对着窗户,窗户没有关,寒风“嗖嗖”的往里窜。许月没有动,而是迎着风口坐在那里,比起迎而而来的寒冷,她觉得她的心里更冷。当她在柴紫晴的事情上受

《离婚女人的奋斗史》 章节试读

从姜成军的办公室出来之后,许月坐在楼梯口的台阶上,楼梯口刚好对着窗户,窗户没有关,寒风“嗖嗖”的往里窜。

许月没有动,而是迎着风口坐在那里,比起迎而而来的寒冷,她觉得她的心里更冷。

当她在柴紫晴的事情上受挫,和姜成军闹了一些不愉快时,她情不自禁的就想到了“龙腾公司”,想念老东家的每一位同事。当时,她以为是自己的心态出现了问题。毕竟我们大多时候,都会怀念过去。就像我们小时候,总是在幻想着长大,当我们真正长大了,却又希望回到小时候那个无忧无虑的自己。

所以,她当初在“龙腾公司”上班时,其实并没有觉得那里有多好。但是当她离开之后,她看到的又全部都是老东家的好。她一直拿“龙腾公司”和“宝贝屋母婴城”比,拿柏阳和姜成军比,而她心中的那杆天秤却是偏向“龙腾公司”的,特别是偏向柏阳。

她告诉自己,这些想法不客观,她必须好好调整心态。而现在,她做到了。即便没有达成当初设定的目标,但是却让整个“宝贝屋母婴城”的业绩上升了一个台阶,至少她没有辜负姜成军当初的器重。可以说,她是成功的。然而这一刻,她却发现自己很失败,甚至从一开始她就错了。

说实在的,今天姜成军的举动,真的让她很失望。甚至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过不止一次了。她不敢想,到底有多少劣质的奶粉从姜成军的手里流了出去,那些劣质的奶粉又有没有给孩子造成过伤害?

她不否认,她想要赚钱,赚很多的钱,可那也不能没有底线。作为一名母亲,孩子就是她的底线,如果有人用这样的方式来伤害她的孩子,她一定会追究到底。将心比心,她又怎么能这样去伤害别人家的孩子呢?

“毒奶粉”事件造成的惨剧历历在目,有多少个家庭失去了孩子,又有多少个家庭被毒害?即便现在舆论已经慢慢平息了,然而又有多少家庭依旧走在维权的路上?漫漫维权路,何其的艰难。只是即便到最后维权成功,又有什么意义?对孩子的伤害已经造成了,甚至是致命的,那些伤害将会伴随孩子,乃至整个家庭一生。

所以,奶粉的安全问题真的太重要了,容不得一丝万一。哪怕就如姜成军所说的,那些奶粉不会出问题,可在她这里,她就是容不下,她过不了自己那一关,她绝不容许自己助纣为虐。

在她看来,姜成军这种做法是不对的。所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他这种侥幸的想法,就是在赌博,迟早会出事,也不能走得远。

在这一刻,她又忍不住想到了柏阳。如果是柏阳,不说十件,就是一百件奶粉,他都会毫不犹豫的销毁,他是绝对不可能这样做的。这一点,她百分之百的可以确定。

……

那十件奶粉,许月不知道后来姜成军是怎么处理的,但却没有再摆到店里去售买。而“宝贝屋母婴城”在年底也打了一个很漂亮的胜仗,在年终会议上,姜成军特别对许月进行了嘉奖,授于了她“年度最佳贡献奖”的称号。当然在物质上也没有亏待她,当初承诺给她的,一分都没有少。

年终会议结束之后,再回到公司上两天班,就是春节假期了。而许月就在这两天里,向姜成军提出了辞职。

姜成军很惊讶,第一反应就是觉得是不是竞争对手来挖她的墙角。

“是不是‘天使宝贝’那边想挖你?”

许月愣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

“没有,我没有去找工作,也不像上次一样,辞职的时候已经备好了下一家。”

“那是什么原因?”

这下姜成军是震惊了,毕竟以他对许月的了解,她的性格偏沉稳,如果没有找好工作,她辞职的机率其实是很小的。

“姜总,是我自己的原因,我觉得我和公司这边的一些理念有冲突。”

许月没有隐瞒,但说的也比较委婉。

姜成军微微一沉吟,再抬起头时,心里已经有了底。

“还是因为上次那十件奶粉的事情?”

闻言,许月抬起了头,半晌之后才点了点头。

虽然她心里很清楚,对于这件事,他们再争论下去其实没有任何的意义,最好的解决方式就是不要提起。但是姜成军也算是她的伯乐,他对自己的这份知遇之恩,她一直记在心里。即便重新提出来,有可能造成双方的不愉快,但是她还是想尽最后的努力劝一劝,希望能彻底改变姜成军的想法。

“抱歉,姜总,我可能有些小题大作了,但是我觉得这是不能触碰的底线。所以,我可能要离开了。”

姜成军叹了一口气,“许月,真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不止是我,很多母婴店都这样做的。这年头,老板也不是那么好当的。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我们做生意就是为了赚钱。如果赚不到钱,那一切都没有了意义。甚至是你曾经的柏总,他怕也这么干过。”

“不会,没有,柏总他绝对不会这么做。”

许月答得斩钉截铁。

姜成军笑了,有些意味深长。

“就这么相信柏阳?”

许月点头如捣蒜,“我和你说件事情吧?就是‘毒奶粉’事件刚爆出来的时候,我们内部召开了紧急会议。我们所有人都在考虑接下来的奶粉市场该如何做,只有柏总不是。他说,市场上暂时不要动,得先去拿到第三方的检测报告,得先确保‘婴福’没有任何质量问题,市场上才能继续运作。哪怕当时的‘婴福’奶粉确实并没有检测出任何问题。”

……

最后,两人依旧没有谈妥。即便姜成军主动提出给许月升职,加薪,许月却依旧不为所动,坚持要离职。

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姜成军作为“宝贝屋母婴城”的领头羊,最基本,最核心的理念与整个市场都是背道而驰的,这样的公司,她不敢,也不愿意继续呆下去。

最后,姜成军只能批准她的辞职申请。

……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