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相思是啥密》

  • 作者:思一七鹿
  • 主角:方伟明,李冽
  • 推荐:707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1-12 12:09:15

《相思是啥密》 内容简介

优质小说《相思是啥密》是思一七鹿墨下的一本浪漫青春类型的新篇,本网络小说的主角方伟明,李冽,精彩片段试读:在桐市第一中学的东南方向,距离其约0.8公里的地方,坐落着一幢异常醒目的建筑。环视着这幢建筑的四周,外观都是用以同等规格的大块玻璃建构而成,建筑的正面错落有致地凸现着五个细长的蓝色矩形图案。这幢九层楼

《相思是啥密》 章节试读

在桐市第一中学的东南方向,距离其约0.8公里的地方,坐落着一幢异常醒目的建筑。环视着这幢建筑的四周,外观都是用以同等规格的大块玻璃建构而成,建筑的正面错落有致地凸现着五个细长的蓝色矩形图案。

这幢九层楼高的建筑,就是桐市的市图书馆。

市图书馆的一楼,非常的空旷敞亮,主要是用来举办书画展或者承办像猜字谜等大型活动的;二楼主要是读者服务大厅和公共借阅室,各式各样的报纸、杂志等刊物,也自助办理相关业务(如自助办理借阅卡、自助还书等)和休息区;三楼到六楼就是按照各个类别而设置的书库,文学、天文、历史、地理、政治、艺术等各色书籍,不论古今中外,应有尽有;七楼,只针对在校学生,是类似于学校图书馆的设计,只有出示本人的学生证才能入内,里面有各式各样的学习方面的书籍可以借阅,在靠近大块落地玻璃的地方还摆放有专门的原木色长方形桌子和圆形靠椅,专供学生进行学习,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里还有一个饮料bar,可以种类丰富的各式饮料和小甜品给前来学习的学生食用;而第八层是去年图书馆新增设的数字资源体验区,电子借阅,上网、查询政府公开资料等服务;第九层则是由数十间大小不同、可以满足不同活动要求和活动规模的活动室组成,之前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来这里参加过一次《哈利波特》电影鉴赏活动。

而今天,我们六个人的学习互助小分队将在这里——市图书馆的七楼,开始我们的第一次集体学习活动。

早上八点二十分,距离市图书馆开馆还有十分钟,图书馆外便已经站满了人。

放眼望去,人群里有75%都是跟我们几个一样背着书包的学生党, 20%是退休的老爷爷和老奶奶,还有5%是有着社会阅历的职场人士or中青(壮)年……

看得出来,方伟明对于昨天答应了李冽加入这个所谓的学习互助小分队的决定,应该是肠子都已经悔青了。他那单眼皮的小小眼睛里,透露着对周末早起来图书馆读书的不满,以及对李冽大早上7点就狂打他电话催他起床的不悦。

“星期一到星期五已经在学校被荼毒了,周末还要被你荼毒,我真的是上辈子欠你的,李冽。”方伟明背着书包,无力地靠在自行车上。

“既然你已经答应我要好好学习了,就该说到做到。你是男人。”与站得歪七扭八的方伟明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李冽,他笔挺地站在方伟明的面前,还是一如既往的淡定和从容。

“我倒是希望我能和文茜做姐妹。”方伟明翻了个白眼,“跟你做兄弟,除了被你Diss就是被你坑,好处我是一点都没捞到。”

莫名其妙被CUE到的我,沉默了几秒种,看了看方伟明,“方伟明,我是哪里得罪你了吗?为什么要跟我做姐妹?”

其他四个人笑出了震耳欲聋的猪声。

李冽耸了耸肩,一副嘚瑟的样子。

“我?我!文茜,居然连你都开始嫌弃我了?我可一直都觉得你是这五个人里面最善良的小仙女啊。”方伟明像是被什么东西噎住了一样,无奈地说。

我一脸无辜……我说错什么了我…

“呵呵,方伟明,你这么说,可是直接得罪了我们五个人了,好嘛!”林霖一脸嫌弃地看着他,“如果我是茜茜,我也不要跟你做姐妹。除了被你拖后腿,就是被你坑。一点好处都没有。”

“嘿,姓林的,我还不愿意跟你做姐妹呢。”方伟明用他的小眼睛使劲地瞪了林霖。

“听你这意思,你是想要去泰国吗?”苏越笑嘻嘻地说。

“我去泰国干嘛?我比较喜欢新加坡和马来西亚。”

泰国的变性术、韩国的整容术、日本的化妆术、中国的PS术号称亚洲的四大妖术。这不是很明显嘛,去泰国,当然是去体验“人性”的美好啦……

“去泰国做手术,变人妖啊。你不是想做茜茜的姐妹吗,方伟明?”

“你们再这样对我,我可就拍拍屁股走人,直接回家睡大觉啦。”苏菱菀的一句话气得方伟明脸涨得通红,瞬间想不出话语来反击她,只得靠着威胁来挽回他最后的一丝颜面。

“别啊,那那那,我跟你做好姐妹还不行吗?你比我大,你是我姐姐。”我拉住方伟明的书包,“我不嫌弃你,你别回家睡大觉,再过一会儿图书馆就要开门了。”

这话一说出去,我就后悔了……我闲得没事,多给自己揽了一个姐姐,算是怎么回事啊。

“……”

紧接着,又是一阵此起彼伏的猪笑声。

“门开了,进去吧。”李冽拍了拍我的肩膀,“走吧。”

我们坐着电梯到七楼。

图书管理员刚一把门打开,一堆的学生便一拥而上。这种拥挤的场面,像极了日剧里面那些平凡的上班族早早挤地铁上班的样子,让我觉得我们所有人就像是沙丁鱼罐头里那些被迫移动着的小小沙丁鱼。

长这么大以来,我第一次在周末早起来图书馆读书。第一次见识了周末早晨的图书馆是什么样子的。

原来,对于我来说是赖床时间的周末,对这些人而言却是无比宝贵的学习时间。

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比你还要努力地去改变自己的命运,努力地去争取自己想要的生活。

也许,你生来就拥有的东西,是别人所梦寐以求的;你永远都不知道,为了一件你唾手可得的东西,别人要拼命多久才能够得到它。

也许,你不在乎和珍惜的东西,到了别人的手里,却被像珍宝一样悉心爱护和小心翼翼地珍惜着。

“小心。”李冽的右手轻轻地搭在了我的右肩上,将我往他的方向靠了靠,“你在想什么呢,想得这么出神?都不好好走路。”

“没……没想什么啊。”

我总不能告诉你,周末的我是如何赖床、如何堕落,和这些勤奋的学生形成了怎么样的鲜明对比的吧……

我还是要面子的。

李冽笑了笑把他的右手从我的肩膀上放了下来,“想得都出神了,还说没有。”

“其实我是在想你写的那个咒语呢,你待会要不要现场教教我啊?”我一脸坏笑地看着李冽。

李冽转过身看着我,伸出了他的右手,刮了一下我的鼻子,“昨晚不是都说了嘛?你是一个聪明的人,这么简单的咒语,自我领会就好了。不用我亲自教。”

然后他便扬长而去了。

留我一个人,在原地凌乱着。

李冽刚才是刮了我的鼻子?他刮了我的鼻子!

“茜茜你干嘛呢?在这里站着,走啊,他们找到位置了。”随后走进来的苏菱菀,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往前走。

林霖在一张大的原木色长方桌上停了下来,朝我和苏菱菀挥了挥手,催促着我们俩快点过去坐下来。

这张大桌子,刚好坐得下我们六个人。

只是这个位置,坐得我有点儿尴尬了。

苏越、方伟明和李冽在一排,对面分别坐着苏菱菀、林霖还有我。让我在李冽的眼皮子底下,做数学卷子,这不是在关公面前耍大刀嘛?

何况,刚才莫名其妙地被他刮了一下鼻子是怎么回事?!居然不带解释一下的,就直接走掉了?平时文成杰都不敢这么刮我鼻子……

(内心的OS:他老人家都是在我的脑袋上直接“盘核桃”的。好啦,Shut up!我在瞎说什么大实话。)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