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狗将军》

  • 作者:虎牙
  • 主角:小霸,鲁大
  • 推荐:301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1-14 19:02:05

《狗将军》 内容简介

本次给网友们展现虎牙最新力作的架空故事《狗将军》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小霸,鲁大两位传奇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转折呢,让我们一起追书吧!一夜风雪过后,晨起的人们非常惊喜,白雪皑皑昭示着明年好丰收。天地万物都那样圣洁安宁。只不过片安宁在人们起床后有些不太安宁….京城权贵后院忙碌一番之后,终于坐上华丽暖和的轿子马车赶到聚首堂,不约而同的集

《狗将军》 章节试读

一夜风雪过后,晨起的人们非常惊喜,白雪皑皑昭示着明年好丰收。天地万物都那样圣洁安宁。只不过片安宁在人们起床后有些不太安宁….京城权贵后院忙碌一番之后,终于坐上华丽暖和的轿子马车赶到聚首堂,不约而同的集会。

傅门子扫落一盘聚首堂著名的包子,咬牙切齿的捏着三张纸条:你不动我,我不动你!

据桃花酒馆的小二栓子听聚首堂小二说,那天聚首堂门口聚集各色马车轿子无数,熙熙攘攘拥挤三楼之后,就听见傅门子大声嚎叫,那声音四里八乡都能听得清楚。

“鲁大!我要向你挑战!我要将你斩杀于狗场之上!”

…….

白雪皑皑勾勒山川宫宇角阁,壮丽的诗画。鲁大站在槐树下,怀里抱着沈守成赠送的皇家麒麟雪蛋儿,眯着眼看着白茫茫一片,店老板一早得到消息带着一大包干粮,策马奔过来告诉他这个消息。

店老板啃着聚首堂的包子,才不管鲁大站在槐树下傻愣,只管看着院子里的狗在雪地里扑腾着争抢包子,吃的很是欢乐。狗终于吃饱,院子里的雪不复最初的冷清洁白,变得凌乱不堪。

如果家里有个女主人,这些残雪恐怕早就清理干净了。

店老板看不过鲁大这种看似颓废怀旧的风骨,站在鲁大身侧叹息道:“俱往矣!”

俱往矣!

确实俱往矣,鲁大的嘴角挑起轻哼:“我鲁大早就是为复仇而生的人,昨夜杀人很是痛快,如果八年前我能狠下心肠,也许就不是现在的局面。”

店老板眯着眼防止雪地过于白亮而刺伤双眼:“千金难买早知道。人总是要付出惨痛的代价才能重新活过,有的人越活越颓废,有的越活越清醒….老鲁恭喜你重生了。

重生!

鲁大凄切一笑:“重生的代价太大,过程太痛苦,我熬过来了。我说过人不公杀人,天不公斩天!”

两人望着白雪覆盖的田野池塘,耳朵微动百米之外一匹马飞驰而来。一名小厮滚鞍下马有些胆怯的看着鲁大,递上一张红色字条。

店老板喵一眼就知道:“来了。”

‘明晚二更,山林之后,斗狗场见,连续三场,斩杀鲁狗。’

鲁大扬扬字条,那小厮看着红色字条捏在鲁大手中,映着老槐树上白雪,十分刺目:“我接了!回去告诉你家主子,别来阴的是爷们拉开场子单练!”

“是是是!”小厮唯唯诺诺踩着溜滑的雪地连滚带爬的上马就跑。

“啧啧!你说你长得也不是那种狰狞的脸,怎么让他吓成这样?”店老板侧着头打量鲁大。

鲁大才撇上一眼店老板:“那是因为他不知道昨夜杀人你也有份。不然你的桃花酒馆恐怕没人敢再去了。”

“沈守成回天津了,一大早走的。这是个爷们,在京这几天弄清楚了你家的事,知道这是长期之战,回家准备带自己的狗支援。走的时候说了,他家大业大,你这边只要有需要,直接给他信儿,他飞奔支援。”全都是狗的缘分。

“没想到啊,他见你第一面直接送上皇家麒麟,眼睁睁看你杀人之后,原以为会对我们退避三舍,哪里能想到竟然这么仗义。行了你的小院多年没有居住过,还是去我的酒馆吧,毕竟我那边热闹,消息来的快。”

………………………………………………

傅门子再聚首堂咆哮之后,径直赶往自家训狗园子,偌大个园子,到处是犬吠,园子里沙地上,竖着一个个杆子,半空吊着的尽是些鸡鸭活物,既是吃饭的场地也是训狗的场地。

狗窝里的狗儿见到傅门子,眼中先是畏惧,后便是兴奋。

畏惧….畏惧的是傅门子手中的马鞭!

兴奋….兴奋的是半空吊着的活物!这是开饭了!全是天性使然!

傅门子手中一条马鞭,甩的噼啪响,一双大脚靴子立在窝栏前。

“开!”傅门子喝道!

小厮们从两侧拉开窝栏,狗儿们如弓的身子,窜出,紧跑几步,在傅门子脚前嘎然止住,个别未停的,脸上已经被劈头而下的马鞭抽个正着,哼哼唧唧的夹着尾巴退后。狗爪子是停了,可那热切的眼睛,却死死的盯着活物,耳朵立着不动,就等着主人一声令下。

傅门子不动,狗儿们着急,却都不敢动。

半天过去了,傅门子满意了:“小霸!”

小霸拖着长长的链子走到他脚前,傅门子将链子去了,小霸面对面坐着,狗眼对狗眼,那些挨鞭子的狗儿,耷拉着脑袋,岣嵝着脖子,尾巴悄悄缩起,不察觉的…后退几步…

傅门子再度满意了:“小霸!”

小霸应声站起,与它面对面的狗儿们警觉站起,开始低吼,傅门子手中的马鞭在空中炸一个响!啪-----!

小霸后腿一蹬,先发制人!上前扑去,管他是谁,先咬一口再说!

倒霉的并非是对面的狗儿,而是斜角的狗!正因为如此,正好躲过那正对面狗儿的扑咬!小霸占了便宜,立刻松口,用屁股压住身下的狗儿,狗儿反抗,小霸借着力道弹起扑向侧边的狗儿,占了便宜闪人,来来回回几次穿梭,借着先发制人的势头,咬的其他狗儿们哼哼唧唧无力再战。只有之前那只狗儿,穷追不舍,也因为被咬的狗儿们眼神分散是不是的误伤到它,最终放弃。

小霸得意洋洋的回到傅门子脚边,傅门子掏出一截卤肠子犒赏,小霸叼起肠子,慢悠悠的找了个悠闲位置,不紧不慢吃了。

卤肠子味道香,即便无风也四下里扩散,更何况这些狗鼻子,小霸强势,但也抵挡不住美食诱惑,不满的哼唧响起一声,便接二连三此起彼伏,磨牙声不停,原是被小霸咬的无反抗之力,这时候因美食当前,也顾不得身上的痛楚,渐渐站起身来,尾巴直直竖起,四只爪子不自觉的向前靠拢。

小霸无限惬意趴着享受的身体,美滋滋的吃完半截肠子,渐渐吃不下去了….僵硬慢慢站起,它看见的,是呲着的牙咧着的嘴,恶狠狠的眼神!

气势!

群起的气势!

啪!又是一声鞭响,傅门子此时甩鞭不知道到底是何意…但这是个开头!

因美食勾起的仇恨,傅门子笑了,挥手一鞭:“上!”

傅门子太坏了,既是赏了小霸,就让人家安安心心吃完嘛。

饿狗扑食!

前面的直扑过去,后面的心急也不是假的,只见纵身一跃,几番跳跃踩着别人的背早已扑上去,居然比前面的还要快上一步!

傅门子乐的哈哈大笑:“给我记下,我要好好练这条狗!”

“爷,这狗叫黑虎!”

“好,给爷好好练,明晚带着,让他扑杀鲁大!”

自有小厮应下,再看场中,小霸平日霸道已然去了一半,嘴边叼着的半截肠子仍然舍不得扔,只恨自己少长了一张嘴。傅门子恨得牙痒痒!破口大骂:“真是个笨蛋!难道不能先吞了再说!”

小霸不过是只畜生哪里懂得,只得护住肠子连连逃窜,气得傅门子狂骂:“吃货!吃货!”

终于,一狗得手,目标是半截肠子,奈何小霸也不是吃素的,频频压力下,居然也能灵活躲避,不愧是傅门子手下第一大将。

“嘶”的一声,小霸的耳朵被撕了个口子!血顺着眼角的毛,一点点留下,滴滴答答落到土灰里….

小霸几口吞下肠子,长长的舌头舔舔鼻子,稍微回味一下,前掌轻轻拨弄受伤的耳朵:‘老子多久没受伤了….让你小子占了便宜!’顿时站直了身子,抖落一身狼狈,嗷的一声扑上去,这群狗像炸了营,四下里逃窜,小霸死盯着伤了自己的狗,穷追个不停,其他狗儿们见那半截肠子已然进了小霸腹中,便不再勇猛,借着势逃窜到一边,一是没胆上,二是没必要上,三是看着热闹喘口气儿。死精死精的!

小霸几下子便发落了那犯上狗儿,抖落一身竖起的毛,懒懒散散蹭到傅门子脚边。

傅门子虽喜欢它反败为胜,但也看到它不成器的狼狈:“吃货!笨狗!”上前踢上屁股,甩手就走:“歇会,好好练着!”

小霸甚是狗腿,即便是被踢,转脑儿还是跟着。

…………………………………….

鲁大最终住进桃花酒馆,一方面确实是为了方便打探消息,一方面则是为了兄弟情谊,多年来不与兄弟相处,再次见到他们自己内心真的开心,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便是那京城有名的桃花酒。八年流浪除了痛苦的回忆中那一抹桃花酒的冷冽,恐怕在也没有其他。

栓子最为高兴,能亲自照顾鲁大的十二节气狗是最开心不过。酒馆小厮下人个个像是过年那般开心。只不过十多条大狗在酒馆来回穿梭着实有些碍眼,店老板连忙开在高高的鸽子棚下面搭建一个大大的狗舍,铺上厚厚的茅草,既干净又暖和。

鲁大看着这个狗舍,笑的有些坏坏的:“老兄,你不怕我家狗儿夜里偷了你家鸽子当宵夜?这几年它们扑的野鸽子可不少,别到时候哭着找我要鸽子。”

店老板笑笑:“行了,话都被你抢先说了,先看看我家鸽子跟你家狗相处的怎么样吧。”

一窝鸽子吊在狗舍上方,起初胆小的鸽子惊恐的看着狗儿们一只一只入驻狗舍,吓得钻进笼子怎么也不出来,两个时辰后,鸽子们偷偷打量这群训练有素的狗儿进进出出,不轻易发出声音,觉得很满意,三三两两的出来蹲在狗舍门口,叽叽喳喳议论着什么,随后好奇的小雪伸出友好的鼻子,鸽子毫不客气啄一口,小雪立刻倒在地上轻声哀嚎表示自己的友好行为受伤,不过会儿一群狗和一群鸽子的友谊建立成功。

鲁大与店老板走进后院时见到的,就是两个种族的兄友弟恭的热情。

店老板看着这个场面除了赞叹还是赞叹:“你鲁大的狗,都已经成精…”

“必须的。”鲁大得意。

桃花酒馆斜角,一个露天小面摊子,三根竹竿靠着墙面斜斜撑起一张灰色布顶,另一角稳稳地挂在面锅墙角上,日夜熏着早已经发黑。三面透风的小面摊,偶尔三两个客人,吃的满头大汗,满意离去,只有一位,不管冷风是否吹冷了碗中的面还是,泡在汤水中的面已经沱在一起,或是面里的几滴素油凝固,都挡不住上下翻弄的筷子。

是的,翻弄,因为此刻,他的心思放在酒馆后门进进出出的小二和酒馆小厮,他们每个人脸上洋溢着快乐,还有那些时不时跟进跟出的鲁大的十二节气狗。刘改眼睛透过被风吹的杂乱无章的帽檐,就这么愣着神看着桃花酒馆。酒馆很时髦的用上抢手的玻璃,店里显得非常透亮,里面的人看的清清楚楚,不过玻璃的细细白雾,看的人烟雾袅袅,显然饭馆很暖和。

“哎,给您热热…?”面铺老板探着头说道。

刘改大檐帽盖着半边脸,傻愣着听见面铺老板询问一时没反应过来,老板再问一遍他才注意这碗中的状态…温和的一笑,摇摇头。

“要不您还是去酒馆里吃吧,再喝一壶酒暖暖身子,那家老板人好,店里也暖和。”

“不了…就在这儿坐会儿。”….

面铺老板叹口气,见他不是为了吃面而吃面,也不劝解,只是盛一碗热汤,放在刘改面前:“喝点儿吧,天怪冷的。”

刘改感激埋头喝上一口,热汤的白烟蒙了双眼….

鲁大住在桃花酒馆是好事,只是昨夜给鲁大交代一半的前尘往事,刘改觉得有些没脸见人,毕竟自己并没有真正解释清楚,更何况,自己这张脸被鲁大揍得青红,幸好今天不当值不然真没办法交代。

京城这两天消息出奇的多,放眼看去街上撒腿跑着的一定是大户人家派出来打探消息的,消息的主要人物除了鲁大傅门子之外还有另外一样,那就是傅门子挑战鲁大,坐庄和下注。

昨夜鲁大放言,他回京不为抢饭碗还能让他们吃的更好。这句话在街道的风中飘了很久,一方面大伙有些不敢相信,他鲁大再怎么能,也不过是个训狗的,还能翻上天去?不过鲁大能保证不抢饭碗那就不会影响地下斗狗场的收益。只不过他们那些进了水的脑壳现在还没发现,自从鲁大回京干出的一件件事,爱好斗狗的也成退居二线成为一个旁观者。

另一方面,久居京城的老人儿都记得当年发生的事十分蹊跷,随着鲁大流浪离京事件慢慢淡忘成为秘闻。数年后的今天,秘闻浮现当事人再次走出来放言自己的决心,这下让各个层次的人们活跃起来,更甚者备好了瓜果点心坐等新闻…

明天将会如何大伙心里没数,这庄家的消息证捂在街头疾奔的小厮怀里,只需片刻将再起旋风。

店老板笑呵呵的走进鲁大的房间,放下手中的几个小菜,递上一张字条,笑眯眯的说道:“瞧瞧这字条,京城闻其人不见其面的大庄家出面主持,你鲁大有天大的面子呢!”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狗将军》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