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俟卿不渝》

  • 作者:良留
  • 主角:沈姝,沈商
  • 推荐:584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1-16 15:01:04

《俟卿不渝》 内容简介

《俟卿不渝》为良留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小说剧情回顾:这得是多穷途末路才会选择这样的求生方式,沈商却似早已司空见惯的一般,低着头继续看自己手中的竹简。沈姝却坐不住了,“腾”的一声站起来便从马车里出去了,看着一群人将商队围了起来,但其实所谓的一群人,加起来

《俟卿不渝》 章节试读

这得是多穷途末路才会选择这样的求生方式,沈商却似早已司空见惯的一般,低着头继续看自己手中的竹简。

沈姝却坐不住了,“腾”的一声站起来便从马车里出去了,看着一群人将商队围了起来,但其实所谓的一群人,加起来不过二三十人,还不及他们商队的人数,而且都是老弱病残。

沈姝突然觉得有些奇怪,一个村子为什么没有一个壮年男人,没有防护力量,这意味着这个村子在乱世将无立足的之地。

沈姝正想问问,突然一阵骚乱响起,沈姝顺着骚乱望去,只见一个单薄瘦弱,脸色惨白的妇人正拉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过来,但小女孩哭着喊着不愿意过来卖身,沈姝顿时心中升起一股豪气,世间哪有这样强卖自己女儿的母亲,正打算过去主持正义。

这时沈商似乎已经料到了沈姝的想法,在车内冲杜迁道:“保护好姑娘!”

“诺!”

沈姝听到了沈商的话,心中升起了一股暖意,不愧是她兄长,这么了解她。

沈姝走过去,只听到妇人对女孩道:“丫头,你跟着我哪有什么出路,不是饿死就是冻死,卖了你,你好歹还有条活路,我也放心了不是?”

女孩还是哭哭啼啼,沈姝却顿住了步伐,不再往前走,一瞬间,她明白卖儿卖女求条活路在这个时代不过是常事,是她太过无知太过矫情了。

她原以为国破家亡已是痛苦万分的事,如今方知她已比这世上的大多数人都要幸运许多,她生来富贵,不需要受冻馁之苦,也无需为了能活下去自卖为奴。

看着这些饱受冻馁之苦的村民,沈姝突然鼻中一酸,落下泪来,当生存已成为一个时代主题的时候,那么这个时代还有必要存在吗?

沈姝缓缓向那个姑娘走去,人群自动为她分开了道路,沈姝看着不愿离开母亲的女孩,问:“为什么不愿意离开呢?你离开了你母亲就可以换得几匹布,可以换几天的粮食,也许还能撑过这个冬天也不一定。而你跟着我们,也不会在挨饥受冻了,这不好吗?”

小女孩睁大这泪眼,眼神坚定而倔强的看着沈姝道:“我不走!我走了谁来照顾娘,除非你们愿意一同带走我和我娘。”

沈姝正打算答应,沈商的声音却在沈姝的背后响起。“丫头打的一手好算盘,我们是商人,讲求的是利益。你娘疾病缠身,明显没几天活头了,我们要是带上你娘亲,就还有给她治病,还不一定治得好,到时候死了,那些钱米不都白费了吗?我们可不做亏本的买卖。”

小姑娘张了张嘴,无处反驳,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滚动着,眼眶中积累这泪水,似乎随时都会落下来,沈姝看着她的样子实在可怜,打算劝说自己的兄长,要不将妇人带上吧,反正也吃不了多少粮食。

还没等沈姝劝说,沈商又道:“不是我们无情,实在是你娘的身体撑不了多久了,这样吧,你跟我们走,我们让医师给你娘看看,配些药材,至于能活多久,端看你娘的命了。”

这样好的条件对于奴隶而言已是难得了,换做任何一个商人都不会这样做买卖,沈姝也知道这是沈商最后的让步了,也不再纠缠,看着那个小女孩。

小女孩咬着嘴唇,皱着眉头,似乎是在权衡,最后小女孩打算还努力一次,她已经看出来了商队中最容易心软的就是沈姝了,于是看着沈姝,泪水莹莹道:“真的只能这样了吗?”

沈姝心中一震,隐隐有种不好的感觉,这是沈商又道:“丫头,收起你的小心思,我们是商人不是善人,像你这样的小丫头最多卖两匹缎,我们给你母亲三匹缎,外加医药,这已经不少了。

若是你不愿,我们自然不会强求,强买强卖的事我们不干,可这样的机会对于你们而言却是难求的,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沈商说完了又扫视了村子里的人一眼,道:“你们大家若是愿意卖的,所有孩子,无论男女都是三匹缎。同时我家妹子请大家吃一顿清粥,无论你们买不买,这清粥都是免费的。”

说完接着沈商拉起了沈姝的手,往马车走去,对杜迁道:“今晚我们就在村子里住下了。”

“诺!”杜迁答应了自然着人去安排。

进了马车,沈姝靠在沈商的身上,有些闷闷不乐的问道:“如今这些人口的市价是多少?”

沈商轻轻拍着沈姝的背,道:“这些年来,随着战争,饥饿每年死的人岂止千数。在这边城,一个像刚刚那个五官端正的女娃一般只能换一匹缎,但是入了临淄那样的国都,配上略好的缎衣,收拾干净,就可以卖四到五金,这其中的利益何止千倍。”

沈姝张大了嘴,这么大的利益,难怪以前听僚子说,各国的奴隶市场会那么繁荣,难怪兄长会常年在外行商,这样的巨利,又有几人不动心。

沈姝看着沈商问:“那兄长会把他们卖了吗?”

沈商笑着拍了一下沈姝的头,笑道:“想什么呢?我怎么会轻易卖了?我在齐国买了些地,还没人耕种,把这些人带过去不是正好吗?我又不打骂他们,让他们替咋们耕种、织布,这样她们也能够在这乱世活下去了,我们也能有一笔收益,不是?”

沈姝点了点头,心中在想:或许时代真的要变了,以前他们的沈家的土地是国君封赏,然后上面的人口也归了封君,他们拥有那块土地上的所有权利,谓之封建。可如今礼崩乐坏的数百年,各国征伐,到了今天,天下不知多了多少无主之地,像沈商这样的商人购买土地,然后雇佣劳动力替他劳动,这分明就是封建土地私有制。

这样巨大的经济变化必然会引起政治变化,各国相继承认土地私有的合法到今天也有了数百年,这百年间的沧桑巨变终归是要有一个结果不是。

沈商见沈姝出神,以为沈姝还在纠结刚刚发生的事情,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安慰,难道说,习惯了就好?这样的话要他怎么舍得告诉他最疼爱的妹妹这个世界的残酷。他突然很后悔,没事听僚子的话将她带出来干什么?好好的在平都歌舞升平的不好吗?

沈姝正梳理着这些年来的变化,这时有人敲马车,沈姝回过神,打开门,见是刚刚那个小姑娘,正端着饭食看着他们,身上已经换了衣服,头发也洗了,梳了一个丫鬟髻,脸上也干净了,虽算不得有多好看,却也算清秀,只是皮肤有些黑,估计是长期做农活的结果。

沈姝有些惊讶愣了片刻,从她的手中接过饭食,注意到她的手上虽然满是茧却十分有力,沈商却似早已预料到了,平静的看了小女孩一眼,道:“你下去吃饭吧,回头去伺候姑娘。”

“诺!”小女孩听话的退下了。

沈姝有些惊讶,端起碗,道:“我?为什么?兄长,我有手有脚,况且我能照顾好自己,不需要别人伺候。”

沈商吃着饭,道:“你这次出来也没带个丫鬟,整个商队都是一帮大老爷们,你一个金尊玉贵的姑娘,哪里会不需要人伺候了。”

沈姝还想推辞,不过转念一想,伺候自己也不错,好歹能有个伴,也能省些麻烦,若是伺候的好,到时候带回平都去,到时候也可以省去云华一些事,给云华打打下手也可以。便答应了。

到了晚上,沈商将杜迁叫到身边,问买了几个孩子。

杜迁答道:“十个左右。”

沈商道:“你去看看,这些孩子有没有身上带病的,手脚不齐全的都还回去,给他们一顿饭后,就交给那些人家,缎就不必收回来了。”

“诺。”杜迁领命自去办理去了。

沈姝出来散步,正好听到了这话,心中有些酸涩,却也明白这是必然的选择,他们是商人,以利为重。

这时又听杜迁道:“家主为何要给那么高的价格,现在是冬天,很多庶民都缺乏御寒的衣物和饱腹的食物,本来意志就不坚定,只需稍加诱惑,他们就会动摇,何必……”

沈商淡笑道:“姝儿刚刚及笄,我不想让她怎么快就见到这个世界的冷酷,慢慢来吧,以后会好起来的。”

沈姝一愣,原来沈商竟是为了她,其实这又是何苦了,该知道的早晚会知道,却还是觉得异常暖心。

笑了笑,悄悄地离开了。

到了晚间,沈姝裹着被子睡的正熟,在睡梦中好像听见外面有些嘈杂,因为白天的事,她睡的比较晚。

听到外面有声音便醒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披了件衣服,见杜迁正守在自己的车外,心中有些奇怪,依杜迁的地位,是不用他守夜的,他怎么现在还没睡。

“杜叔,发生了什么?”

杜迁对沈姝拱了拱手道:“没什么,已经解决了,姑娘放心吧。”

沈姝隐隐觉得有什么事发生,不过她实在是太困了,而且有杜迁的保证,她也便放心的点了点头,回到马车里睡过去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