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恋爱100%》

  • 作者:永远十七岁
  • 主角:丹尼尔,老公
  • 推荐:936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1-18 08:23:32

《恋爱100%》 内容简介

畅销新书《恋爱100%》是永远十七岁创作的一本婚恋类新篇,情节中的主人公是丹尼尔,老公,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妙趣横生,比较不错。精彩内容试看:“你愿不愿意让我搭便车?”怡茜从客房走出来,呈现丑女的装扮对走至门前又旋身的浩彦微笑。虽然知道眼前的丑女是经由特殊装扮才会变成此番模样,但他还真是无法消受,尤其是她笑的样子,简直┅┅简直像见到鬼咧了张

《恋爱100%》 章节试读

“你愿不愿意让我搭便车?”怡茜从客房走出来,呈现丑女的装扮对走至门前又旋身的浩彦微笑。

虽然知道眼前的丑女是经由特殊装扮才会变成此番模样,但他还真是无法消受,尤其是她笑的样子,简直┅┅简直像见到鬼咧了张大嘴般,活要将人吞噬。“我不想被学校的学生误会。”是啊,万一让学生以为他和丑女同居,那么他的名声会马上弄臭。

“哪有什么误会,我只不过是你的奴隶而已,又不是你的情人,不会有人这么无聊,而且就算他们不小心看见了,我想他们也会以为是自己的眼睛黏到泥土,因为我们根本不可能会在同一个地方同时出现,你是女学生心目中的帅哥,我是大家看了都想避开的丑女。”从她口中说出帅哥这辞语,老觉得心里怪毛的,因为她不适合直接称赞人,即使不是明说,但就是会感到怪异。

“为了麻烦的传言,我想你还是自己坐车去学校。”没有一个人会对流言蜚语置之不理,所以他一开始就要避开别人的闲言闲语,免得传言弄得他心身俱瘁。

“嗯哼。”过分,搭个便车都不行。怡茜走近他并且伸出手。“那你要给我交通费,这是身为主子所必须的支出。”真好!以后不用花自己的半毛钱。

“你怎么这么麻烦,什么都要我付钱,你难道没有钱能够支付车费?”拢起眉心,浩彦看着她摊平的手掌,没有做任何拿钱的动作。

“有啊,不过现在我所需要的开支都由你来负责,反正只要我住在你家,你就得花钱。”怡茜悠哉悠哉的叉着一边的腰,一边大摇大摆的扭动着身躯,伸出去的手还不停摇动着。

“那我还需不需要给你每月的奴隶薪资、每星期的零用钱?”浩彦想,他真的收留了一个超贵的奴隶,根本是赖着他又坑他钱,如果能把她扫地出门,他日子大概会好过点。

“最好是这样,不过也要看你愿不愿意,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有需要再跟你拿就好。”怡茜闻言只是点了点头,不顾忌眼前好像快要烧起来的欧阳浩彦。

“麻烦你认老公也找个笨一点的好吗?我绝对不会送你白花花的钱让你四处享受,你现在是低等人类,不是能与我平起平坐的身分。”只有老公才会如此纵容老婆,老婆要钱老公给,他们现在可是主子和奴隶的身分,他尊她卑,她到底有没有概念?

“我才不认老公。”不然她就不用从美国逃到台湾了,她的那位未婚夫可是有钱的很,如果嫁给了他,她的一生都会是荣华富贵,有享用不尽的钱财可以让她挥霍。但她就是不愿意终日生活在穷极无聊的豪宅里,天天以泪洗面,活不出自己的世界。“否则我做什么从美国死里逃生,直接待在那里当新娘子就好了。”

也就是说她在美国还有个未婚夫?!

当时听到丑女的她有未婚夫只是嘲笑着,但现在他知道珍妮佛就是丑女,一听到这件事心里就不好受。

不知怎地,浩彦突然有种想要将她绑在台湾的感受,不让她离开这里一步,更甭说要离开台湾。

至于他为什么有这种感觉,大概是因为她长得太漂亮,在浩彦眼中又是属于较为特别的女孩,所以不希望她离开他的视线。

“你真的有未婚夫?难道你变装成丑女就是为躲避婚姻?”浩彦说话显得冷然,还掺杂着一些些的妒意和了然。

“是啊,怎么,不相信吗?”怡茜望着他,狂妄的故意昂首。“像我天生丽质,每一个地方都会引男人遐想,嫩嫩的肌肤和可爱的脸蛋,不管是谁都会多看我好几眼。”

浩彦先是好笑,才又缓缓开口。“你是在吹捧自己吗?如果是的话最好小心一点,免得把自己捧的太高,最后从上面掉下来。你现在这模样我怎么看都不觉得美,反而丑到了极点。”他不否认她长的很漂亮也很可爱,当初看到她的时候就已经赞赏过她,但现在眼前的面容还真是不愿多看几眼,免得污了眼睛。

怡茜听闻没有生气,反倒是开心的撩着不够真实的假发。“丑才好,要是我打扮成这样你还能夸奖我漂亮,我大概要去撞头了,不然就是得承认你的脑袋有问题。”幸好全部的人都认同她的丑。

浩彦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的动作忍下一股想吐的冲动,困难的将头别开。

“我不管了,我们为了讨论这个问题已经花了很多时间,要是我坐大众交通工具到学校去一定会来不及,所以你的车就麻烦让我顺便。”怡茜甩了甩头后,便快速的走向门外,经过浩彦的身侧先走到机车旁等待。

老天!她不是真的要与他一同吧?

浩彦纠紧着眉头缓缓走出门,看了一眼兴奋不已的怡茜正靠着机车,他拿出钥匙认命的为她拿出安全帽和自己的,双双跨坐上车后有些迟疑的在原地顿了顿,几秒后散发出无奈的气息迅速奔驰而去。刚从外头走进,怡茜看着多不胜数的人,不明了今天的人为何会突然暴增了一倍,有些吃惊的看着同样呆愣的社长。

大概是怡茜的视线太过灼热,社长感到被盯的不自在才转过头去,看到怡茜的第一个表情除了无奈还有兴奋。

“怡茜。”话说有些无力,社长用着非常慢的速度走到怡茜眼前。

“社长,现在是怎么回事,怎么和之前的情况这么像,这次又是哪位大明星来了?还是大家都跑来参观咱们游泳社?”怡茜叉着一边的腰,不耐烦的深深蹙起眉,看着不知所措的社长。

“的确是差不多。”社长点了点头。“总之,我们还是与平常一样。”说完便缓缓走至泳池边,扑通一声投进了水里。

“哦。”

怡茜挑了个非常偏僻又少人的地方坐下,避免嘈杂声来骚扰她的安宁。

谁知道她的计画不过维持一分钟左右,就听见由远而近的尖叫声不断,耳朵吃痛地双手紧捂住,继续将眼前一群高声尖叫的女孩们视若无睹,将脸别向一旁,正好看到社长正尽责的教导。

社长注意到怡茜时给予了她一笑,而她也同样回笑着,顿时感到浸泡在水里的脚似乎被什么东西给箝制,接着居然毫无预警的被用力一拉,随后冷不防的伴着扑通声跌进水里,还有永远不及看见帅哥时的惊声尖叫还来得引不起注意的惊恐叫声。

谁?到底是谁这么无聊陷害她?害她来不及吸气在水里玩水母飘,差点溺水在泳池里,要不是社长抽空回眸时刚好看到惊险的一幕游过去救她,她恐怕会因为没空气慌乱的在水里手舞足蹈顺便在水里缺氧昏倒。

“怡茜,你没事吧?”社长紧张的看着满身湿答答的怡茜。

闻言,怡茜只是一迳的摇头,整个人有些虚弱的趴在泳池旁,呛到水使她不太舒服的咳了几声。

“那就好。”看到她摇头,社长安下心抚平自己的情绪。

明了到自己全身湿透的怡茜缓缓起身走至更衣室,打算用吹风机让自己身上的水分蒸发。

望着怡茜离去的背影,没有目击到一切的浩彦随后会意过来,便见到一副事不关己的人正非常悠哉地与站在泳池旁与成群的女孩谈天。

“丹尼尔。”浩彦拧着眉朝他大喊,招着手要他来。

听到自己被点名的“丹尼尔范恩斯”用着极为别扭的中文对女孩们做结束后,往浩彦方向游去。

“你是不是做了什么?”浩彦用着对方较为容易听懂的英语说着。

丹尼尔挑了挑眉,微笑的将手搭上他的肩头。“没什么,只不过就是让妖怪给点教训,以免我看了碍眼,我这不是跟你一模一样?你不也不喜欢眼前有妖怪挡住视线。”他同样以英语回答着。

好个一模一样,他倒是不知道他这么了解他,即便他当初也这么想过,但始终是没有伤害过上官怡茜,他可不像他这般恶劣,会脏眼睛的东西必要清除。

“你今天好不容易能到学校来,我可不希望你因为杀人未遂的关系马上被送回美国,我也不想要有个杀人犯的朋友,你知道吗?”浩彦有些怒气望着眼前吊儿郎当的丹尼尔。

扬起了眉,丹尼尔好笑看着交情还算好的欧阳浩彦。“怎么,难不成你喜欢上她?你什么时候连长得像妖怪的女孩都接受?这么不挑啊,不像你。”咋舌了声,伸出食指在他眼前左右摇晃。

迅速拍掉那讨人厌又会令他心烦的手指头,浩彦哑然失笑。“你错了,我是不可能会喜欢丑女。”因为他只爱赏心悦目的东西。只是在他说话的同时脑袋不禁浮出一尘不染、活脱脱像个美丽仙子的面庞,那是未施脂粉的上官怡茜。

有些纳闷这莫名其妙出现的影像,他为何会有这奇怪的异常现象。

甩了甩头,他专注眼前一副看好戏的戏谑笑容。

“你确定不喜欢?那么你刚才为什么失神?我看你还是老实承认算了,以免我把你将来的妻子活活虐待死,让你订下终生不娶的誓言,我可就成了天下第一罪人。”丹尼尔有趣他恍惚的模样,因为这是他第一次看见浩彦像是少了魂魄的样子。

猛瞪了他一眼,算是否定他的话。说他为什么不直接张口反驳,因为他的脑袋竟然让他迟疑,导致他无法直接狠狠的否决。

接收了他的瞪视,丹尼尔视若无睹轻耸了肩,像是打了什么坏主意一般贼贼的笑了几声。“我知道了,我看我就去向她道歉,免得惹你不高兴。”

语毕便快速跳离水里,朝着女更衣室走去,浩彦只能望着丹尼尔一步步接近更衣室,没有跟上的举动。“讨厌,什么时候才能让衣服变回干燥。”怡茜在更衣室的镜子前照着自己,手拿吹风机不断地吹拂有些透明的衣服。

“长得非常糟糕活像个妖怪、恐龙、丑女幽魂的女人,差点溺死在水里你羞不羞,到游泳社打混不是不行,只是你未免自寻死路,不想被我虐待死就请另寻社团。”丹尼尔还没到达更衣室已经在外边嚷嚷,不断用着糗人的字眼,口气当然是毫无愧疚,他料定她是绝对听不懂他口中所说的英语,因此就以快速、流利的英语滑出嘴边。

闻言,怡茜停下手中的动作,不太了解现在是什么情况,外面那个声音不是在对她说吧?可是总觉得声音传进她耳里格外刺耳,像是故意要将她贬到地底去的样子,那样瞧不起人。

是要忽视,但是却见到男孩已站在门口望向她,让她更是知道刚才那一番话是经由谁的嘴巴传送,旋即摆出可恨的架式,蹙起柳眉回望他。

“你说谁打混?我可是非常认真的在游泳社担任职务。”即使只是个小小的干部她也做的非常努力,现在居然有人说她打混,她不好好反驳不就污辱了自己吗?

先是听到美妙的嗓音后,他微微愣怔。“你听得懂我在说什么?”丹尼尔惊于她的英语,毫无错误之处,且还非常工整。

“嗯哼。”当她是笨蛋不成?听不懂有辱家门,想她可是生在美国,要是英语不好成何体统。“你是谁?我没有见过你,你是新加入游泳社的社员?”怡茜睁着眸打量他,有些熟悉却又毫无头绪。

丹尼尔只是笑着耸肩,没有正视她的问题。“我是来向你道歉的。”眼神非常诚恳却又带着不肯妥协的神色。

“道歉?你为什么要向我道歉?”难道是刚才污辱、毁谤她的话?

“你的衣服不就是我弄湿的吗?我是很诚心诚意的来向你说声抱歉。”丹尼尔指了指远距离前怡茜身上略为透明的衣服。

怡茜豁然开朗的“喔”的声,没有气愤的骂他,只是继续在镜子前梳着已湿的头发。“不用向我道歉,反正事实都已经造成,而你也知道自己犯了过错。”

他不是知道,他本来就是捉弄眼前的妖怪,只是因为欧阳浩彦那副怪异的模样才会让他兴起这个念头,临时跑到这位丑女面前假装自己是“知错能改”的好人罢了。

“你知不知道浩彦脑袋有秀逗的现象,他居然会因为我捉弄你把我叫过去审问。”丹尼尔故意说的很委屈,好似自己所犯下的罪过可以直接赦免,却被公正过头的欧阳浩彦判他有罪过得到大刑所伺候。

怡茜怡然自得的将假发拿下,开始拿着吹风机吹着自己的宝贝小波浪秀发。“听起来你和欧阳浩彦的关系似乎很好。”

望着假发下的发丝,丹尼尔屏息看着眼前被风吹起所飘散的头发,美的令他忘了呼吸。“哇,你的头发好漂亮,就像海边的波浪般亮丽,乌黑的头发找不出一丝乱翘的发根。”脸蛋是丑,但是没想到她的真发是这样的漂亮,就连声音都如此吸引他。还有他的惊鸿一瞥,那透明衣服下美好的身段,玲珑可人的叫人都会垂涎三尺,尤其像他如此“纯情”的男孩更是火辣辣的萌生扑过去的念头。

他开始觉得当初的捉弄是一种错误,但仍然没有想过要以最真诚的心意道歉。

“谢谢你的赞美。”毫无起伏的声音,怡茜只是随便应答着。

“你叫什么名字?”他要记着她。

“上官怡茜,直接叫我怡茜。”怡茜不疑有他的张口直说,“你回去告诉欧阳浩彦,叫他不要这么自作主张,只要他遵守好咱们的约定就好。”

丹尼尔傻傻的直点头,脑袋里所想的都是要怎么将她握在自己手心里,随后像是着了魔般的缓缓拖着步走离更衣室。

丹尼尔好不容易从更衣室走到泳池边,毫无意识的下水后仍然呆呆的教那群爱慕者连连惊叫,这才唤回了他神游中的魂魄。

对一群女孩比了个“嘘”的手势并且奉送微笑过后,丹尼尔才游向如鱼般在水里穿梭的浩彦,他拉起了他。

“浩彦,我已经向她道歉了,你不会生气了?”丹尼尔仍旧痴呆的傻笑,由于他不小心让自己的脑袋填上情色思想,理所当然怡茜那玲珑有致的身段就这么出现在他脑海里。

“你根本不用去向她道歉,我本来就没有生气。”浩彦只是抹了抹脸上的水,露出一个不愠亦不悦的脸色。

“对了,她叫我告诉你∶不要这么自作主张,只要遵守你们的约定就好。”语毕只是好奇的发出疑问∶“你们之间有什么约定?我现在很好奇,你能不能够告诉我?”

她为什么会这么说?自作主张?他可没有。“你难道没听清楚你自己说的话?遵守就是除了我们俩外,没有第三者可以知道。”

“哦。”是有些无奈,旋即又恢复开朗的本质,直拍着一副没耐心的浩彦。“你确定你对她没有一点点喜欢的因子?”其实在早些,他自动认定浩彦对那丑女有意,因为他的恍惚;但在此时,他却开始推翻自己的想法。即使浩彦曾经以瞪视来否定一切,他也要得到最确切的答案。

“你还问!”浩彦低吼着,同样瞪着丹尼尔。

答案仍然是否认的!丹尼尔突然漾起笑容,心里就是不由自主的愉悦。“听到你的回答让我安心许多,看来我完全不用担心你看上妖怪,反倒是我要注意些才是。”可是真的抗拒不了,那种纤合度的身材比起脸上的丑在他心里更为嚣张的扇动他,让他忘了秉持的原则。

丑女、妖怪永不碰。偏偏他一想到便双眼迷蒙,像迷失了自我在云雾里团团转找不到任何出口。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