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宁若白衣误丹青》

  • 作者:宁皇叔
  • 主角:宁裴山,陆渊
  • 推荐:581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1-19 08:18:13

《宁若白衣误丹青》 内容简介

《宁若白衣误丹青》为宁皇叔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试看:“老天!你终于接电话了!你有没有事?你是死是活怎么不跟老娘吱个声?你知不知道老娘还以为你死了!”姜欢愉刚说了一句,晨妙便在那头边哭边吼了起来。“我没事,这会在医院。放心,不严重,没什么伤。”姜欢愉急忙

《宁若白衣误丹青》 章节试读

“老天!你终于接电话了!你有没有事?你是死是活怎么不跟老娘吱个声?你知不知道老娘还以为你死了!”

姜欢愉刚说了一句,晨妙便在那头边哭边吼了起来。

“我没事,这会在医院。放心,不严重,没什么伤。”

姜欢愉急忙安慰了两句,一时心里暖意满满的。

不要看晨妙大大咧咧的性格,却是个极度感性的人。

“你没摔伤就好。其他人也都没事吧?呃……别!你不用过来了,我真没事,就是脚扭了,我已经准备回家了。这两天估计不能过去帮你了……”

急急按住晨妙的暴脾气,安抚下她,姜欢愉终于挂掉了电话,这才松下一口气。心里不由一暖,不管晨妙是不是艺人,现在是不是走红,她对自己的关心从来都是发自真心。

姜欢愉抬眼便见刚才避开自己接电话的宁裴山跨进门,他的手指在耳骨上轻点,也正好收了线。

“医生说没什么别的事了,你走路不方便,我送你回去吧。”

*******

“你照顾好自己就是,出了这么大的事,你考虑旁的做什么!经纪公司会安排我的,你别担心我!你快回家好好休息,我搞定完这头就来看你!”

听到姜欢愉也安全了,晨妙这才放下心!

晨妙刚才真是担心死了,方才姜欢愉赶来救了自己。这才刚将自己推出窗户,姜欢愉竟然就在自己眼前突然腾空消失了!?

自己一惊这脚下高跟鞋哪能踩稳屋顶上的砖瓦,跌跌撞撞从上面滑到了地面,还好一身长衣长裤,不然得破一身的皮。

晨妙好不容易爬起身,这转头就想叫人进去救人,楼里竟然发生了爆炸,整栋楼都塌了!

这可把她吓的半死,国企厂区的红砖黑瓦的,地震都没震垮,现在三层直接变废墟,说没就没了!

这爆炸说来也奇怪,晨妙连一丝火光都没看见!

楼房塌了,现场可是鸡飞狗跳了。

不仅姜欢愉在里面,里面还埋了好些人,艺人中就有两个下落不明,方才救援队还拖出一具跟拍摄影师的尸体!

这次别说节目了还能不能录了,出了这么大的事,还死了人,砍掉是肯定的。往大了说整个节目组都得吃官司,这里怎么说也是军工厂车间。

自己的事,什么名誉影响那是后话,整个现场都被赶来的军方封锁了,甚至这次参与的所有人都被下了封口令!

这些破事跟晨妙无关,她可管不了这么多,自己找了一圈都喊劈了嗓子,怎么也找不到姜欢愉!

问了一圈,谁都没看到她出来,甚至可以说没人看到她进去。

这可把晨妙吓惨了!自己好不容易逃出来,楼便塌了,姜欢愉还在里面喃!

晨妙大声呼唤姜欢愉的名字,甚至要想往废墟里冲,被救援人员嫌弃碍事直接挡了出来!

这里信号真他妈被狗吃了!

她着急上火的一遍一遍拨着电话,换了无数个地方好不容易终于接通了,找到了人,晨妙悬着的心也算落了地!

可这么一松懈,她胳膊疼腿也疼,全身好像都有淤青,***,不知道自己破相没有!

“我说,你电话也打完了,是不是该下来了!”

现场兵荒马乱,而此时的晨妙,正站在一辆军用越野的车顶挂掉电话……

而车旁,一位穿着训练服的年轻军官正抄着手,望着车顶上的晨妙。

晨妙没了刚才的气势,一时还有些尴尬,可死鸭子嘴硬般,她还是顺了一嘴。

“这里没信号能怪我!”

闻言,气极反笑的男子一脚踩在车轮上,仰望着上面的女人。

“所以你就跳我车顶盖上了?怎么,很荣耀啊?要不要跟你颁个奖啊!”

光着脚丫子,晨妙小心的一步步移动,方才上来时不觉得,现在她感觉每走一步全身都在疼。

忽略男子不爽的语气,晨妙的暴脾气混着委屈也一并上来了。

“踩个车怎么了!特殊时期特殊处理!为人民服务还这么多话!有这个猫尿时间,你还不去搬石头救人!”

晨妙还想说什么,结果一不留神脚下一滑,一屁股重重摔在车顶盖上!“咚”的一声闷响,将男子要说的话整个惊了回去!

看着晨妙疼的脸都变了形,五官皱到了一起,以及瞬间疼哗哗下流的眼泪。男子眉毛高低错落,神情难言犹如便秘。

半晌,他直接动手,一把将晨妙从引擎盖上揽过扛在肩上,转身放在车旁的地上。

“老子真他妈想把你这傻女人直接关起来!”

“你!……”

闻言,晨妙还想反驳一句,可刚直起腰,屁股疼的她直抽气。

“言少,现场已封锁,救援队人手不够已经调派一个连过来支援。现场有媒体到场了,出事的也大多是艺人。怕后面影响不好,厂区方希望您过去协助处理一下……”

一个士官过来请示,言一卿闻言随着来人一同离去,刚走了几步,又转过头来指着晨妙道。

“去给我找两人,把这女人给我送出去,净他妈添乱……”

*******

依旧是陆渊亲自开车,宁裴山将姜欢愉送到了她出租屋的楼下。

“自己上去真没问题?”

姜欢愉一瘸一拐的下了车,看着他坐在后座偏头望向自己关切的询问,她急忙摇摇头,又道了一声谢。

看着男子转头吩咐司机离开,姜欢愉心中有一阵失落感。她往前移了一步,连忙问道。

“还不知道你名字?”

后者愣了一下,似乎有些诧异女子提高了几分音量。

从后视镜中看到自己主子竟然在犹豫,陆渊发动车子并没有起步,他看出主子似乎还有话说。

“宁裴山。”

这三个字出口,宁裴山有一丝后悔,自己本不该告诉她名字,甚至不该与她再有任何交集。

陆渊有些震惊主子的变化,他从倒后镜中,又看了车旁的女人一眼。

“我……谢谢。”

姜欢愉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她抿了抿嘴,千言万语汇聚到一起也就只有这两个字。

看出她的窘迫,宁裴山嘴角挂上一丝温和的笑意。

“再见,姜欢愉。”

看着平稳驶离的黑色轿车,姜欢愉有一些落寞,她知道两个人大约不会再见了。

他身上有着一股淡淡的香味,不似常用的香水。

像沉香,还有雨后的翠竹,还夹杂些旁的,姜欢愉分辨不出,却很是特别。

宁裴山,很好听的名字。而他也记得自己的名字,或许明天他便忘记了。

祈求神灵应验了,她不该奢求更多了。

转身,她上了楼。

而车上的宁裴山,却陷入了沉思。

抽空还要去圣水寺拜会一下叶持坤,姜欢愉似乎与他有某些关联。

光看那道红绳的编法,甚至以佛前灯芯为引的手段,叶持坤便是上了心的。

更别说没了一魄的人还能如常人一般生活,叶持坤估计知道点什么。

“爷,您没事吧?”

陆渊看着宁裴山的神色凝重,他不由的多问了一句。

“没事,回吧。”

回过神来的宁裴山又觉得自己似乎太过关心些不必要的事了,既然尸煞已除,旁的不该多过问的。

想到尸煞,宁裴山不由的又担心了几分,日食将近,似乎世间的邪魅些更加活跃了……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