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代夏》

  • 作者:骆宗山
  • 主角:滑氏,士卒
  • 推荐:134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1-19 08:18:33

《代夏》 内容简介

今天本编辑展示给各位书虫们骆宗山原创新篇《代夏》,主角是滑氏,士卒,功力深厚跌宕起伏,相信各位闹书荒的兄弟姐妹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主要讲的是 一、两个时辰过去了,姒开率吕麾下士卒石、草...等人,与滑氏的青壮男子,洽谈的事宜,亦都谈妥。很快,吕骆麾下那名石的士卒,双手捧着木刻,往吕骆所在的石几而去。吕骆在想着甚麽?在心里嘀嘀咕咕道:“这夏朝

《代夏》 章节试读

一、两个时辰过去了,姒开率吕麾下士卒石、草...等人,与滑氏的青壮男子,洽谈的事宜,亦都谈妥。

很快,吕骆麾下那名石的士卒,双手捧着木刻,往吕骆所在的石几而去。

吕骆在想着甚麽?在心里嘀嘀咕咕道:“这夏朝的事,嗯!得捋清晰明了了,这接下来的事,才能成。”

而在四方的人看来,吕骆似乎在思虑着甚麽?吕骆麾下和滑氏众庶等几十人,不敢扰乱他的思绪,就连樽中酉因为金樽倾斜,酉都溢出来了,坠落石几之上,亦是无人上前,深怕遭到吕骆的怒怼。

吕骆沉浸在思虑,夏朝为何在后世出土之中却没有文字,有青铜器,应当也有甲骨,缘何就没有文字。不过他也记得,前世有的学者,认为一些文献中记载吻合提及的夏篆,就是夏朝文字。

令他想不明白的是有青铜器,也有大型宫殿,同时期国外的还没母国第一都大,却得不到承认,也没有文字。想来想去,实在是无法理解,也就停下了思绪,刚拿着金樽,想要将酉下肚。

这时候,石双手缚木,朝着自己这边走来,吕骆只好将手中的,都溢出来了的金樽(青铜樽),轻轻地放到了石几上。

嘴角轻微蠕动,声音磁性而又有魅力地,向着石说道:“石,姒开十行把事宜都谈妥了?”

“回大子,您说的是,十行领我几人,这两个时辰之内,多次与滑氏洽谈,用这巨木块,镌刻着洽谈的言语。”那名石的士卒,没有多想,回应着吕骆,似乎这里还有甚麽难处,又犹犹豫豫地说道:“不若,珍详事宜都在木刻之中,字篆有些小,就是不知大子,能识与否。”

“善”

“善”

“拿来看看。”吕骆兴高采烈地向着石说道。高兴之余的吕骆,向石索要木刻,自己想亲自看看。

石小心翼翼地将大块木刻,交给了吕骆,来了兴趣的吕骆,连忙

将整块木刻,接到了手中,双眸都放到了木刻之上,吕骆急切地想知道,事情如何。

另一边,滑氏族长也起来将两方商议的木刻案牍看了起来。看完之后,指点了起来,“这...,那...,洽谈地不错。”

“呃!是,既然族长知道了,小子也就先走了。”前来告知滑氏族长,手捧木刻,只是奉滑氏族长麾下,岁数最大的滑氏青壮男子的令下的这人,向着滑氏族长稳重地说。

望着方才给自己送木刻的青壮男子,直到身影消失不见,滑氏族长。

心想:“这些青壮族子,帮衬着余洽谈两方之事,甚好!终究是成了,虽然之前预见能行,倒也没想到,吕氏大子一方,削减了贝币、五谷、武器等于我族,究其缘由,还是寻觅五百只豕,太过刁难人了。”

滑氏族长拿着盛有酉的器皿,往眼前的灰白陶爵中,倒酉。

若有人在,肯定能看到,灰白陶爵,底下狭窄,有腿,上部口张,椭形等状一般,酉在滑氏族长的倒腾下,落入了灰白陶爵之中,不断往上溢,不过片刻就满了。

“今日是可喜可贺,吾豕韦氏——滑氏,与吕氏大子及其麾下盟约邦交,实在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滑氏族长拿着盛满着酉的灰白陶爵,站了起来,高兴地向四方众庶,大声说着,接着,又将爵双手托举伸出,说道:

“来”

“来”

“来”

“诸位族人,列位吕氏邦友,接着饮,来人,将那些肉中骨物,全都拿去喂犬等畜兽。”

“换上一些,上上之肉,供众庶享用。”

“是”一旁候着的滑氏庖夫,应道。然后就又回到了西边,滑氏庖厨茅舍所在,去煮一些蔬植,并用骨刃杀了一些六畜,往滑丘中央之地送去。

经过滑氏族长这么一折腾,吕骆也已经看完了木刻,他心里却是十分的高兴,姒开洽谈,为自己少了许多要给滑氏的武器、五谷、贝币。

比如,原本是要给武器千余予滑氏,但是姒开,硬是给他减少了一半,能不高兴麽。

五谷、贝币,这两样,姒开也没落下,也为他们减少了吕骆这一方多的付出。

吕骆、喜、姒开、石、草...等数十人,在洽谈成了以后,还在滑丘,宴饮了一个时辰。

此时,夜色降临,周围都是黑漆漆一片,在尽兴之后,吕骆觉着,也该回去了。

然后挽着手臂上的衣袖,免得弄脏臭,带着辞别之意,向着滑氏族长说道:“滑氏族长,既然事宜已定,我等暂且回到数里之外的茅舍居住之所。翌日,领着众庶五百多人,前来滑丘。届时,滑氏族长,你们滑丘,可要为我等腾些宽阔的土地,供我辈搭住,免去风餐露宿的痛苦,至于为豕韦氏,寻觅五百多只大豕,亦可便宜行事。”

“嚄!”滑氏族长不紧不慢地回应着,望着周围仍在宴饮的众庶,滑氏族长想了想说道:“既然,吕氏大子,要回去与五百士卒,会晤。那吾也不能拦着。”

又命人吹起了角号,不过却是欢送邦友的声音,滑氏族长亲自率着其族众人,在滑丘的东边,送着他们往数里之外,吕骆募集而来的士卒的驻扎之地,疾驰着。

不过,趟过几处小沟泽,就到了,之前休整的地方。

刚与五百多士卒碰了面,就说道:“诸位昆仲兄弟,豕韦氏同意我们帮他们寻觅瑞兽豕,但武器等减半,待事成之后,借出途径,让吾等北抵西河侯国,早日回到汾水北的吕氏之地。”

这时,见吕骆已经回来的众庶五百士卒,心中很忐忑,一方面,之前愿意跟随吕骆北上,是因为丰厚的事物,引诱。这真正到了应对遇到的大事的时候,就存有别的心思。

“大子回来了,不知道事宜怎样了?”一名百戍问道。

吕骆边走边说道:“都谈妥善了,姒开十行还减少了武器、五谷、贝币予滑丘。然,为豕韦氏寻回五百多只豕,也要洽谈之内,吾辈要有遇事不气馁的心。”

“大子,你说的是,这些我等都知道。”又一人走到了吕骆的身边,并列行走,随口说着,琢磨了一会,才又跟吕骆提道:“在助豕韦氏觅得豕之事时,吾辈该住何处。”

“滑丘”吕骆没多想,回应道。边走边想,拾掇好自己的事物,然后声音越来越大地向众人说道:“诸位昆仲兄弟,迅速收拾彼辈的物品,半个时辰之后,一道去滑丘。”

等到吕骆四处朝着,那些在帝丘募集,而跟随自己到了滑丘附近的众庶,告知即将去滑丘的事。

忽然一个女子的出现,让吕骆目不转睛,盯着那个青春靓丽的女子,不想再走,就那样痴痴傻傻地看着。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代夏》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