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超级无敌神帝》

  • 作者:超级星星
  • 主角:叶凡,小福
  • 推荐:978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2-04 08:19:13

《超级无敌神帝》 内容简介

优质辣文《超级无敌神帝》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超级星星,主人翁叶凡,小福,是一本玄幻类型的新篇,精彩章节节选:一夜无眠,叶凡盘腿打坐于床上,精心冥思养精蓄锐。对于像叶凡这样修炼到质花期的高手不眠不休数天也不会有大问题。冥思是一种很有用的自我意识锻炼,强敌战前叶凡就算现在临急抱佛脚拼命修炼淬体纳气也是没有,唯有

《超级无敌神帝》 章节试读

一夜无眠,叶凡盘腿打坐于床上,精心冥思养精蓄锐。

对于像叶凡这样修炼到质花期的高手不眠不休数天也不会有大问题。冥思是一种很有用的自我意识锻炼,强敌战前叶凡就算现在临急抱佛脚拼命修炼淬体纳气也是没有,唯有冥思凝炼战意,这也是以前每个星期和师傅对打前叶凡的必备功课。虽然从来都没能打得赢师傅,但日积月累下也是进步神速。

这种冥思修炼也是师傅教给叶凡的,想当初,初次接触如此怪异的修炼方法,叶凡也是不解,但是师傅要求的那就必定是有其用处。

当年八岁的叶凡跟着师傅锻炼了一年的筋骨使其柔韧性爆发力都有本质上的提高,锻炼筋骨的同时也一同开始修炼炼气士最基本的纳气淬体,之后便是冥思了。师傅的要求不过是一个星期冥思一晚,第一次打坐那晚,八岁的叶凡根本静不下心进入空灵境界,想也是八岁的孩子就能进入空灵境界的可是凤毛麟角。

空灵境界在炼气士来说便是一种做到心无杂念的意境,在如此意境中炼气士对感悟的触觉会大大增加,修炼会事半功倍。

那一晚八岁的叶凡记忆犹新,他记得一晚过后自己的双腿麻到钻心的痛。不过随着半年的过去,叶凡对这种修炼法也渐渐的喜欢上。到十岁的时候开始每个星期和师傅的对打,每次都是无功而回,接着后来意识到冥思过后战斗力会有所提高,便每次和师傅对打的前的那晚定然会冥思。

冥思不睡其实也和睡觉差不多而已,每次冥思过后叶凡均不会感到精神疲累,不过叶凡也试过用冥思代替睡觉,而一个月后,叶凡知道当初师傅为什么只要求自己每个星期一次冥思,原来过多的冥思是不能有效的修炼,如同一杯子,它的容量是固定的,你就算过多的灌水也只会满溢浪费,只有把杯子做的更大一点其容量才能相应的增加。

——————————————————

午时,艳阳天。

冥思一夜后的叶凡精神百倍,比之睡觉更加有效。

行走于荒野中,热风滚滚,幸好四处均是杂草丛生少有风沙肆虐。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嫩嫩的声音响起。

叶凡转过头看着被抱在荭玉怀中的小福,心里腹诽道:“小福这个哈巴狗,不久才认了茗莲做大姐,现在又跟了荭玉这个野丫头,还来砢碜我,岂有此理。到底谁才是你的主人啊,还有这里那里来的风萧水寒,有的是热浪滚滚”

说起来小福的确当得起哈巴狗这个名词,之前茗莲赏过他一块羊肉便变得像一条哈巴狗一样尾巴晃晃,这几天荭玉这个死丫头,也不过是带了些酒给小福而已,现在小福已经公然认荭玉做老大了。

气煞我也,想当初叶凡每天都有照料这只畜生的胃口,谁知现在被人用点小酒小食便给贿赂了。

如果今天不是要和麽龙比试,叶凡肯定要好好教训小福。

转过头,不再理会小福,免得气急攻心。

“天弘,比试时小心”龙襄道。

“叶兄弟加油,把麽龙拿下”厉雄嚷嚷道。

这时荭玉走过来,拍拍叶凡的肩膀老气横秋道:“放心的去吧,我会帮你收尸的”

听到这样的话叶凡差点撅倒,回敬道:“你死我都未死”

看着后面螟蛉的大汉们个个都嚷着“加油”“打赢”“必胜”“……”对此叶凡也是无语。在螟蛉的人群中找来找去就是看不见诗情和任大哥的身影,看来他们没有来,说得也是诗情一个柔弱女子来这里的确不妥,而任大哥身为当家也不方便随意走动吧。

前面荒野有一大群人热闹非凡,此时群人中走出一个妖娆身影款款而来,观其蝶步徐徐,看似缓慢,但不到片刻人便到临。

“叶公子,你要加油呀,我会等你的”茗莲柔声道。

看着面前的茗莲,艳丽媚惑颠倒众生,丹凤眼中流露而出的水灵神色撩人心痒。

叶凡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惹上茗莲,他是知道茗莲一些事迹,但自己不过是修为比平常人高少许而已,有什么魅力吸引到这红粉美人呢?

见茗莲如此暧昧的对待自己,叶凡连忙客客气气的道:“茗小姐放心”,说完叶凡立即弹开,距离茗莲一丈远,他可不想有第二个兵韩来找麻烦。

但为时已晚,身后的大汉有不少已经对叶凡怒目而视。

叶凡赶紧道:“好了,各位我还是去应比试之约先”话还没说完叶凡便撒腿便跑。后面的人也继续向前方走去,以观看比试。

今天昶龙镇再次沸腾了,早在昨天酉时昶龙镇内满街满巷都在谈论着叶凡和麽龙的比试,也不知消息来自那里,不单只昶龙镇内的山贼得到消息,连远在数百里的一些山寨土豪皆知,连夜赶来观赏这场难得一看的龙争虎斗。

离昶龙镇五十里一处荒野,这里从一早便人头攒动。据说这里是双选定的战场,人圈中间方圆里许位置空出,现在正有个汉子站着,汉子周身凌厉气息萦绕,矗立于地上就像一座万年大山。

大家都是为了来见识高手间的比试。观这里遍布三里的人群,怕是有万多人。

“你说叶凡和麽龙那个能赢”

“当然是麽龙”

“此言差矣,想当初叶少侠和厉雄的战斗可知其身怀绝技,孰胜孰负难料呀”

“你是谁啊,怎么讲话文绉绉的”

众人皆在议论纷纷。

此时一个白发苍苍的耄耋老人走进人群,老人留有一尺来长的白胡须,貌似是一个行将就木的暮年老人,但仔细一看其样貌,童颜鹤发。须发皆白但脸颊间没有丝毫皱纹衰老的迹象,腰杆也是挺直的。这位老者左手正拄着一面小幡,白色的旗面用朱红颜料写着两个篆体字“天命”,令人顿感大道深奥不敢虚妄。

老者孱弱的身躯不可思议的钻进了如同人墙的群众,人如游弋,几个来回老者便走到最前面。

左手“天命”幡拄地,右手不知在那里取出一本巴掌大三寸厚的线装古书,老者轻轻的拍拍书面,登时烟尘滚滚,呛得周围的壮汉都要避开。把书面的尘灰拍散,橙黄的封面清晰的显示出“命数”两个篆体字。

老者轻咳数声吸引周围大汉的注意力,样貌深沉隽永一派仙风道骨的老者站在人群中当即便成为众人的焦点。

老者用其苍老的声音道:“知尘世种种,晓天理命数,通因果定理”

人们茫然,怎么算命的都来这里做生意了。

老者接着感叹道:“天命难测,命数已定,胜负早晓何须妄勘”

人们明白了算命老人是来算胜负的。当即便有人问道:“老头,那你说是叶凡能赢还是麽龙能赢”

老者收回右手中的“命数”,又是不知在那里拿出了一个红色锦囊,道:“胜负在此,一看便知”

立即有人索要,不过老者继续道:“盛惠一金币”

一金币对这些能在昶龙镇的山贼来说只是小意思,想他们每天吃顿饭都要几个金币了,一个金币这个小钱当即便有人掏出给老者,收下红色锦囊,那个人意气风发的对周围的人道:“有了这个锦囊等下开赌我还不是赢定了吗?”

随即他便把锦囊打开,看看如何,谁知锦囊内一张小字条上面写着“孰赢孰输自有天数,谵妄不得”看到字条上的字,那人当即发飙,转头想找老头好好教训一顿,但是老者已经不知去向了。

这时有人想起道:“听说最近昶龙镇来了个骗人算命师,想不到是那个老头……”

花了一个金币买来一张废纸兼之被人骗了,把手中的纸张撕碎怒道:“气煞我也”

引来周围一阵哄笑声。

原本熙熙攘攘的荒野,此时周围的议论声渐渐稀落,人群有意识地让开一条路。有个少年走在路中,向着里面走去。行至位于中间的汉子面前站住。

“终于来啦,我还以为你会逃跑呢”汉子狂妄道。

“还没打过,你便认为自己一定能赢吗”少年对面前的壮汉不屑道。

“嘴巴挺硬嘛,就是不知道你的实力和嘴巴是不是一样硬”汉子嗡声道。

少年平静道:“可以开始了吧”

“来吧”

随着宣布开始的瞬间,两人周身气息骤变,荒野中热浪的风息汹涌而来,全是涌向两人。这时周遭的人群早已让出一里方圆的位置,他们从气息中感觉到一种恐怖的力量,嗅到破坏的气息。

————————————————————————

“这是?”

看着重燊递来的信件任道远问道。

重燊道:“这是包括我在内五名执掌者关于对叶凡当顾问一事的问题”

任道远早便猜测道会有阻滞现在也不感到惊讶,打开信件。

信的内容很简单大家都认为叶凡没有能力当上顾问,不过既然是当家赏识的俊才那就一定有其独特之处,不过顾问一职不可草率,现在得闻叶凡要和麽龙比试,于是顺理成章,如果叶凡能在比试中赢了麽龙,五名执掌者就承认其顾问之实,如果输了的话那他便没资格当顾问这一重位。

任道远暗道:“原来如此,看来没有办法了,只能望叶兄弟能赢”

螟蛉大宅,一处庭院,院中有七株盘景小树,均是剪裁得奇形怪状,有像圆球,有像倒三角。每次晨练叶凡都会在这里度过,因为这七株小树均是散发出洋溢的灵气,所以叶凡都会在这里纳气淬体。

其实这七株小树可是有名堂的,每一株都是可遇不可求的仙树,名为(大罗树),它能像炼气士一样吸收天地灵气,不同的是大罗树会把吸收的灵气淬炼,使其变得更加纯净,越加纯净的灵气对炼气士来说可是更利于修炼。大罗树之所以能成为仙树最主要的不是如此,大罗树既然能吸收灵气那么它体内不就是说蕴含了充沛的纯净灵气吗?

更甚的是传说大罗树如果经过万年岁月有可能演变修成仙神,不过这还是传说也没有人能证实。说回来既然大罗树体内充溢着灵气,那么把他吸收了或是炼成神兵也是可以的。据说曾经有个普通人把一株大罗树吃下后,竟然能把体内稀疏的神血激发,自此成为炼气士。

但这也是据说没有人能证明他的事实,可以想象珍贵到不能用钱财衡量的大罗树会有人拿他给普通人试验吗?试一棵是少一棵呀,现存世上的大罗树不到五十棵,自万年前的天灾,除了人类,各类神兽和大罗树这样的仙草神树都是日渐稀少,几乎是灭绝。

多以有幸得到大罗树的人都会把其当成传家之宝福阴子孙,只要把大罗树放在身旁便可以每时每刻吸收经过淬炼的纯净灵气,的确是炼气士的至宝。至于螟蛉到底何德何能拥有七株大罗仙树?这无人能答得出。

现在庭院中任诗情正静静的坐在走廊边缘,她呆呆地望向七株大罗树,任诗情知道传言吃了大罗树能使普通人成为炼气士。

任诗情现在感觉到自己和叶凡的确是生存于两个世界,她柔弱女子,身无缚鸡之力。他天资纵横,少年高手。就拿今天比试之事,任诗情其实很想去看叶凡的,但义父说自己去了也无用,只会增添麻烦。任诗情心中微微泛起心酸。

自茗莲的出现,任诗情倍感自己身为普通人配不上叶凡,也许只有像茗莲这样的性情中人兼修为不俗的红粉佳人才有能力配得上叶凡。

不知几时起任诗情对叶凡暗生情愫,朝思暮想的情景便是跟叶凡在一起的点滴。虽然没有令人魂牵梦绕的激情,有的只是淡淡的相思柔情,但任诗情就是对此沉醉。

她现在在想:“要不要吃下一棵大罗树呢?但还不知道能不能就此成为炼气士,而且义父应该不会把如斯珍贵的大罗树就此予自己挥霍”

继续静静的呆在庭院看和前面枝琼叶翠的大罗树。心里忧虑着叶凡的胜负。

————————————————————

任诗情在庭院中为叶凡担忧时。

这里荒野中战斗已经到白热化。

“轰隆”声不断。

叶凡手执齐眉棍一记横扫,附有元气的棍身光芒大灿,一道白色虚影带过。麽龙急速躲避,而他刚刚站立之地在一阵爆破声中出现了一道壕沟,四丈长的壕沟充分表明那一棍横扫的威力。

躲过这毁灭性一击的麽龙暗暗心惊,想不到对方年纪轻轻实力便如此精深,回想当年自己也是冠以少年高手,但和叶凡对比根本没的比。

不过当年是当年现在是现在,凭叶凡现在的实力还是难不倒成名已久的麽龙。

“二哥小心”

“二把手加油……”

远处一群人,他们有的拄着拐杖,有的无力地垂着手臂,更甚的是半身不遂要躺在轮椅中。他们便是被叶凡打败并废了的冷月炼气士。

此时三把手正紧张的观看着自己的义兄麽龙和叶凡的比斗,他可是深知叶凡的厉害,自己的右手肘前现在是彻底被废了,手臂中的筋脉气穴已经被完全捣毁,现在他的右手和普通人的手根本没有区别,而且筋骨都被凌厉的真元摧毁,右手肘前连动都不能动。

三把手虽然不愿意二哥为他冒险,不过被人废了右手这奇耻大辱实在是忍无可忍,自知自己力有不逮,唯有望二哥为他报仇雪恨。其他三十位炼气士也是这样的想法,他们一同用仇视的目光瞪着叶凡。

这边的叶凡心中虽然有少许愧疚,但自己生命攸关,当时还是他们自找怨不得人,所以也不把他们的怒视放在心上,现在只能专心对战于麽龙。

在比试前两人都取了各自的武器,叶凡拿的是齐眉棍,麽龙取的是大刀。

五尺长四寸宽的大刀,拿在身体粗壮高大的麽龙可谓趁手。只见麽龙右手执刀,一步七丈,瞬间靠近十多丈外的叶凡,催发体内浑厚真元,暗红的元气汹涌而出,汇聚刀身凝成通红,澎湃的元气在刀身周围形成一圈圈亮丽光环。

人未至,刀已落,势即临。

强横的一刀,距离叶凡仍有二丈远,不过催发的刀气足以弥补二丈的距离,暗红如同赤炼的刀气肆虐。犹如开闸的浪涛。

叶凡避无可避,唯有硬拼,白光涌现,缠绕身侧,齐眉棍被注入元气通体大亮。看着前面怒涛般的刀气,叶凡毅然无惧,挺身向前,紧握手中莹棍。

右手在前左手握后,顶圆的棍端直指怒涛。

此时叶凡大喝:“落日式——通天”

大亮的齐眉棍此时变得如天上红日般耀目,怒涛临至,叶凡双手握紧棍身义无反顾向前撞去。

喉咙一阵难受,叶凡把将要吐出的血吞回。带着璨如日明的棍身甫一碰触到怒涛叶凡便血气翻腾。暗道:“果然厉害”

麽龙的怒涛还没有化解,施展出浑身解数的叶凡也只能僵持着。

忽然眼角瞅见麽龙的身影突兀的出现在自己右边,叶凡暗叫:“糟糕”

想不到麽龙挥出如此强势的一刀后竟然还能瞬时冲来。

麽龙看着叶凡现在分身无术,露出狞笑,道:“小鬼你要死了”

话还没说完,麽龙便一刀砍下。

远处观众当中,厉雄和龙襄看出了叶凡的困境,就在他们想要出手时,麽龙的刀已经落下了。

刀光剑影下众人看见战况急遽变化,同时惊愕的感到“叶凡这次死定了”

就在众人以为胜负已定的时候,孰料麽龙的那一必杀的一刀居然劈空了。只见叶凡的身影如虚幻般慢慢消逝,接着先前劈出的气浪席卷而来,麽龙立即闪避。地上又多出了一个壕沟。

厉雄顿时明白道:“真是杞人忧天,叶兄弟在我那修罗拳下都能脱身,麽龙的气浪算得了什么”

果然待烟尘肃清的时候,叶凡的身影出现在十丈外。

不过叶凡也不好过,虽然是躲过了那一刀,但右肩处鲜血汩汩,为了避过麽龙的杀招叶凡只能使出移形换影,不过时间太过仓促还是被麽龙的刀气划过一道寸许深半尺长的伤口。至于为何初头是没有用移形换影躲避呢?原因是移形换影这招很消耗体内真元。叶凡知道自己不能立即把麽龙拿下因此需要保留实力。

麽龙见了继续狞笑道:“看你还能撑多久”,麽龙现在也不管叶凡是不是螟蛉的人,是不是受到任道远的庇护,他只想在这里把叶凡杀了。

感受着右肩火辣的伤口,叶凡立即用真元封住血脉,免得失血过多。看着前面强悍凶狠的麽龙,叶凡完全没有气馁,反而感觉到一丝兴奋。他固然不是好战,只是为遇到难得的磨刀石而高兴。既然对方要杀自己,自己便没有义务向对方留手,兼之麽龙的实力的确比叶凡高,因此叶凡可以完全不用顾虑对手的生死尽情酣战。

握着手中的长棍,全身璀璨的元气灌注其中,一步跨出,向着麽龙杀去。

见叶凡竟然不顾防守的把全部元气用于攻击,麽龙感到好笑,那里会有人在面对比自己强的对手时不顾防守全力攻击的,这样简直是自取灭忙。看着叶凡勇往直前的身影,麽龙只认为他现在是狗急跳墙孤注一掷。

想都没想,麽龙也握着手中的大刀迎向叶凡。远处群众只看到一红一白两个耀目光球相对撞去,刹那两股光芒撞在一起,激起百丈沙尘,远在二里的群众都被这沙尘席卷。

众人皆是用手掩着嘴以免沙尘入口。

荒野中,惊天一击,草木皆尽,扬起遮天灰尘。

一阵热风,把碍眼的沙尘吹去。众人定睛望去。

只见双方已经分开十多丈远,叶凡以半截棍身拄地气喘兮兮,衣衫褴褛根本不成原样。而麽龙也是用刀拄地,双手按住刀柄以作支撑,身体多处损伤,陡然吞出了一口鲜血。

“可恶”

麽龙清晰的知道发生什么事,就在刚才,他认为在这最后一击下叶凡必定会被劈成两半。谁知他手中那把可恶的齐眉棍来了一个突袭,感受着右胸的痛楚,麽龙一阵后怕。

此时麽龙的右胸口处早已衣衫破碎,肉眼可见一个血肉淋漓的大伤口。

当时双方相撞,麽龙一刀举天,以万钧之势斫下。叶凡适时横扫而上,就在麽龙认为其垂死挣扎而狞笑时,棍体上端的白色元气更加璀璨,竟然发生了爆炸。麽龙一时不慎被炸了个满堂红,而叶凡趁机用剩下的半截棍身捅落麽龙的右胸口,幸好麽龙临危不乱,一击横扫,逼退了叶凡,不然右胸定要被捅个前后透亮。

吐了一口鲜血麽龙怒吼道:“小鬼,今天不杀你,我麽龙誓不为人,别以为这样就能打赢我吗?看好了,这才是我真正实力”

说完话后麽龙的体表开始涌现一种异样的元气,丝丝缕缕赤红如凝练亦如红岩般耀目,荒野中忽然狂风大作,奇怪的是艳阳天应该是热风阵阵,而现在竟然是冷风习习。

远处的观众均感到寒意,他们惊叹于麽龙的神通,居然能逆改气温。

从一开始便是抱看好戏心态的茗莲不禁对麽龙的实力感到敬畏,望向叶凡的眼神多出了一丝担忧。站在茗莲身旁的是一个披发狂傲的少年,没错他便是红,茗莲的弟弟,自上次被叶凡轻易打败激起了他的不忿和挫败感,红已经不在乎什么少年第一高手的虚名,他决定一定要超越叶凡,把叶凡踩于脚下,以解自己受过的屈辱。不过现在眼看麽龙的实力倍增叶凡的胜数不比纸张厚啊,生命难保,何以雪恨?

“看来叶小子这次麻烦了”小福蹲在地上侃侃道。

旁边的荭玉问道:“小福,你说姓叶的能不能保得住小命”荭玉终究只是小女孩,虽然之前对叶凡很不友善,但眼见性命攸关她还是表现出其应有的善良。加之叶凡表现出的实力也令荭玉刮目相看。

小福一改平时嘻嘻哈哈吊儿郎当的傻样,看着战场的变化认真道:“很难说”

此时厉雄和龙襄两人周身莹溢,涌现出强大的元气戒备着,他们已经为最坏的打算做好预备。

五十里外的昶龙镇,‘大贼’酒馆内,由于比试的轰动性,此时酒馆内酗酒寻欢的人全无,柜台中一肃穆中年人,和靠在柜台的一个老翁,他们不约而同的面向东南方。

此时酒馆外有人走近,脚步声低沉规律微不可闻,显然是炼气高手。

“刘掌柜,今天怎么有空来啊,快来尝一杯先”老翁热情道。

“还不是那些兔崽子全去看热闹嘛”粗狂的声音回答老翁。

走进的人果然是刘掌柜,他也不客气就坐在柜台下,和老翁一起对饮。须臾他望向东南咂嘴道:“麽龙要动真格了”

柜台中一直板着脸的中年人道:“生命堪忧啊”

看到麽龙的真正实力强大如斯,叶凡不禁紧张起来。心道:“他那好像是术法,不过又不像,如果只是术法的话不应该作用于身体,而他竟然能把荒野四窜的毒热吸纳聚于己身生生凝成热度堪比岩浆的滚烫元气,不过怎么说其实力倍增是事实”通过神识探寻叶凡可以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对于现在麽龙战法如何还是未知,叶凡唯有严阵以待,本已在刚刚的碰撞下消耗了大量的真元,普通炼气士应该再难以凝聚真元。不过叶凡仍然有其办法。

只见叶凡现在挺直站立着,闭目凝神,荒野中的阵阵凉风无形间开始向叶凡吹去。

微风

阵风

狂风

风卷

只见小小风息像燎原火一样,由小到大,最终演变成怒涛狂风。细微的灵气汇聚成大川奔雷,肉眼可见,因大量灵气齐聚而形成的奇景,缠绕于叶凡的龙卷风洋溢出五彩缤纷,有红、绿、紫、黄、蓝、黑、白。它们随着风卷相继向在里面的叶凡涌去。

“风起龙卷,洪荒业旌,不灭不息,天地冥灵,聚于吾躯”风卷中的叶凡大喝法令,双手幻化重重虚影结出种种法印。

霎时,五彩缤纷大盛,灵气不单只被风卷牵引,光怪陆离的彩光自八方天边处奔袭而来。

人们一阵惊叹,这是什么术法如此厉害。

麽龙早已察觉叶凡的情况,不过自己的‘浴血焚身’还需要少许时间方可完成,他相信自己用出完全的浴血焚身任叶凡如何手段都没有可能是自己的对手。

但是麽龙不知道的是叶凡这招‘引灵入体’的弊端,引灵入体在运用之时不可被打断,如果打断即前功尽弃,术者更会被术法反噬引致体内真元被完全抽空,没有四五天的时间难于回复。叶凡敢用引灵入体也在打赌,赌自己法术比麽龙完成地早。相信如果麽龙知道如此弊端一定会舍弃完成浴血焚身,将垂死挣扎的叶凡伏诛。就算未完成的浴血焚身其威力也足以大大提高麽龙的战斗力,灭杀叶凡还不是举掌间吗?

片刻,让人神驰意往的天地异变,气温反常全无。

天空金乌依然毒辣,四周风息如常,波澜不惊。

两人对峙着。

叶凡的引灵入体和麽龙的浴血焚身几乎是同时完成。

浑身被毁灭性的力量包围住的麽龙睨着远处的叶凡。

叶凡现在也回复全盛时期的力量,汹涌的白色元气在其体表吞吐不定,张扬着力量感。

事到如今,麽龙也不废话,握紧手中的大刀,汇聚其凝练灼热的元气。谁知钨钢制的大刀竟然在这赤炼的元气下消融了。这把大刀可是在叶凡凌厉攻击中都没有崩坏丝毫,如今麽龙只不过是用催形化炼给大刀强化,而大刀竟然受不住其威力销毁了。

麽龙自己也想不到这把看似无坚不摧的大刀竟然这么不经折腾,暗道:“早知道在比洛帝国来的时候带上自己的爱刀”随手把破烂的大刀扔掉,麽龙狂傲的大喝一声直径向叶凡冲去。

麽龙周身赤炼滔滔声势骇人,速度快如惊雷,几步轻点,远处的叶凡立即便手到擒来。

“骇然”叶凡眼神掩饰不住的惊骇,料想不到麽龙用出那招术法后实力如斯骇人。

一拳,带有灼热赤炼的拳头,叶凡岂敢撄其锐锋,催动移形换影立即闪避。拳气过处热浪滚滚,大地上一片焦土。虽说是避过了这一拳,但是叶凡被其携带的气势侵袭引致一阵窒息感。

看着片刻前自己站立的地方,方圆五丈之地一片赤红热滚。质化期竟然能有如此威力堪称恐怖。

麽龙没有给叶凡喘息的机会乘胜追击。

现在形势一面倒,叶凡在麽龙的强势攻击下只能逃跑,浮光掠影,风过瞬息。

麽龙经过浴血焚身后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令叶凡只能用上移形换影才能闪避。但过多的使用移形换影只怕叶凡体内的真元很快被逼告罄。

战斗激烈化,一里方圆的地方根本不够施展,很快两人的战斗便蔓延到三里外。群众争相躲避。

一阵赤红元气带过,地上出现了几具焦尸。人们惶恐。

远处的龙襄和厉雄都为叶凡捏了把汗,他们心中都在捣鼓:“要不要放弃比试呀,保命要紧”

那边荭玉已经大喝道:“混球不行的话,快认输吧,别逞强了”

叶凡虽战斗激烈但还是能听叫荭玉的叫喊,原来这个野丫头还会关心人。眼角瞟向荭玉处,见龙襄大哥和厉雄大哥均是气势哄哄,叶凡怕其误事立即伸出手示意其放心。

叶凡这不是鲁莽不要命,他知道再怎么厉害的术法都不可能使术者战无不胜。

“别被术法的表面声势骗到,只要寻找到它的弊病,任何术法均有其可破之处,世上从没有无敌的术法”这是师傅以前教导叶凡的。

看到麽龙施术后力量得到强化,现在破坏力已经超越质化期应有的威力,叶凡可以肯定这是灵化期的力量,但不同的是麽龙他的精神修为应该还未到达悟真境界,为何叶凡能知道?很简单,只观麽龙完全是蛮力的攻击方法,根本没有用出任何术法,只要没有被其威势震慑,仔细观看必定能发现其不同。

不过话说能在麽龙如此激烈攻势下仍能保持镇定,叶凡的心智之坚定菲比常人。

不知是第几次麽龙携赤炎红莲飞掠而来,强大的气势侵略周遭空气只听见阵阵空爆之音。现在两人交战之处五六里方圆都是危险地带,远处的山贼大汉看到死在麽龙手下的无辜焦尸都是心胆俱寒。

大地上到处坑坑洼洼,热浪滚滚,焦炭灰烟。好比成千上万火器齐射的后果。

施出移形换影后的叶凡身影再次消逝,他心里默默计算着自己剩下的真元和麽龙力量的比对。

“砰”地上又多了一个大坑。

此时叶凡已经远离二十丈外。

麽龙多次攻击无功不免恼怒,戏谑道:“嘿,小子想不到你逃跑的本事还挺厉害嘛”

叶凡不为所动冷静道:“这种小把戏亏你身为冷月二把手会做得出”

“可恶”麽龙怒道。

恼羞成怒的麽龙为了速战速决,力量汇聚于右脚,一步踏出。“轰”一声,地上留下一个小坑,麽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身影消逝恍惚,如影如雾。

狰狞的笑容出现在麽龙脸庞,犹如恶狼肆虐,在其前面二丈就是他的猎物。每一次叶凡都会在其靠近五丈内便会逃出,但这次麽龙是下了血本用上七成的真元力量作移动,速度非比寻常,麽龙深信这次必定能击毙叶凡。

然而他不知道的就是,叶凡等待的就是这个机会,等待麽龙轻敌,把大部分用作防御的真元卸去,果然现在麽龙眼见叶凡唾手可得,于是把多数赤炼真元用作提高速度。

远处的厉雄、龙襄、荭玉、茗莲、红等人都紧张到把心提到嗓子眼。

叶凡一声大喝,催动全身剩余的真元,瞬间身体涌现一阵靓丽纯白的元气。神光灿灿,汹涌而出的真元如排山似倒海。

亮白的真元把叶凡整个人都笼罩在内,强大的真元声息骇人。神光普照,直射穹苍,尘寰红尘尽数失色。

霎时间,远处人们双目难睁,炼气士中修为高的只能看到一阵方圆十丈犹如实质的纯白光茧。

随后不到数秒,光茧出现龟裂,竟真如白色琉璃破坏般,裂痕不断蔓延。

“噼、啪……”

光华尽去,红尘色彩重回。

众人只见地上躺着两个人,生死未知。

静待了一会,见两人均无起色,不知道是谁嚷道:“不如大家去看看结果如何”这话得到了观看这场比试的山贼一致同意,于是人们开始向犹如修罗地狱般的战场行进。

“果然如我所想那样,你那招术法的作用是强行吸收天地热息以真元般当做力量使用,不过超过己身的强大力量仍是无法轻易驾驭,其弱点就是真元汇通之处”躺在地上的叶凡侃侃而谈。

就在刚才,叶凡把仅剩的元气完全施用,使出‘天荒牢狱’把麽龙束缚住的刹那穷尽己身精粹,汇聚出一道元气聚于右手食指,向麽龙脖颈间的气穴一点,顿时麽龙身体内汇聚而来的强大力量失控了。致使被热息反噬,现在离叶凡二丈处躺着的麽龙全身滚烫灼热,动弹不得。

麽龙现在是有苦自己知,身体像是被人架在火堆上烤,热辣痛苦。呻吟凄凄道:“哈哈,我竟然败了,想我麽龙身为大陆有名的山贼团伙九荒十六寨其中之一冷月的二把手,纵横大陆数十年,打打杀杀已经成家常便饭,从无像今天一样输得如此屈辱,输给了一个小鬼,哼……呵……”全身的火辣疼痛饶是麽龙这样的铁汉都难免要发出苦闷声。

喘息数下麽龙话锋一转痛恨道:“刚刚为何不把我给杀了,我知道你能的”

的确如果刚才叶凡不是点向脖颈处的气穴,而是头部的话麽龙必死无疑。

“没必要”叶凡淡淡道。

麽龙冷哼道:“你以为今天不杀我,以后我就会感恩图报放过你吗?可笑”

闻言叶凡也没有气恼,英俊的脸庞潇洒不羁地笑道:“如果想杀我的话现在是一个天大机会,以后你要是还想杀我恐怕没有希望”刚把身体内全部真元耗光的叶凡现在也是动弹不得,没有了真元的辅助周身受伤处都已经渗出鲜血来,伤得最重的右肩血肉淋漓。

麽龙也知道现在是机会不过受热息反噬的他是自顾无暇,如果能动的话,只怕麽龙现在只会疼痛得在地上打滚而已,那还有能力杀人。

‘唧唧哼哼’中远处的人们经已靠近。

看到两人都躺在地上没死,众人不禁哑然。

此时螟蛉的人紧张地走来察看叶凡的伤势。

那边冷月的人也围着麽龙为其疗伤。

见叶凡无甚大碍,龙襄走近冷月的人道:“看来比试结果是平手”

“放屁,一定是你们螟蛉动了什么手脚,我二哥没有可能会输的”三把手激动的怒道。

“尧萧!”麽龙喝道。

对麽龙一阵察言观色,龙襄道:“当初麽龙兄弟可是和我们螟蛉有约定只要你对天弘的实力心悦诚服的话,你们间的事便一笔勾销,现在敢问麽龙兄弟对天弘的实力如何”

麽龙保持缄默没有回答,但不说话这不就是等于默认了吗?

在场的人一阵愕然,他们都知道麽龙的秉性如何,一向傲慢的他何时像现在这样承认失败过?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超级无敌神帝》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