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修仙之娇娇》

  • 作者:一百里鱼
  • 主角:师兄,玉笛
  • 推荐:869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2-07 12:14:36

《修仙之娇娇》 内容简介

有很多网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修仙之娇娇》的网络故事,是作者一百里鱼所编写的仙侠奇缘小说,网络故事的主线还是很有看头的,值得品味,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络创作。“喏。”娇娇照样站的远远的,把自己绣的手帕扔到魔酋面前。魔酋接住手帕,看着边角像虫爬的“娇”字,塞进怀里。魔酋驾着玉笛,沉着脸突然靠近娇娇,娇娇被他的动作吓得蹿到一边。娇娇被魔酋动不动要杀她的行为吓坏

《修仙之娇娇》 章节试读

“喏。”娇娇照样站的远远的,把自己绣的手帕扔到魔酋面前。

魔酋接住手帕,看着边角像虫爬的“娇”字,塞进怀里。

魔酋驾着玉笛,沉着脸突然靠近娇娇,娇娇被他的动作吓得蹿到一边。

娇娇被魔酋动不动要杀她的行为吓坏了,暂时不敢和他靠的太近。

“魔酋,有什么事,说话。”

魔酋停在玉笛上,看着娇娇,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娇娇却清楚的感觉到他生气了。

“你生什么气啊!”娇娇也火了,

“刚刚是你要杀我,魔酋,刚刚要死的人,是我,是我诶!不是你,你有什么好生气的……”

娇娇说着,心里委屈不已,“魔酋,你到底怎么想的,这是在我有用的时候,如果我没用了,你是不是,就那样直接杀了我,没有一丝犹豫?”

娇娇用还没恢复正常的那只手擦眼泪,一不小心,白骨将脸画花了,留下一道道红痕,看着手上的白骨,娇娇更难受了,

“魔酋,师兄,我不懂,娇娇不懂……”

娇娇心里有太多的问题,她却不敢问魔酋,她只知道魔酋变了,在她没注意的时候,变得更加聪明,更加厉害。

也变得她看不懂了。

她不敢接近他,不敢看他的眼睛,他让人害怕。

娇娇蹲在自己的法宝上,那条船,也是魔酋送她的,她抱着腿大声的哭,就像那天,她在森林里,抱着腿大哭。

……

“魔……酋……?”娇娇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娇娇!你在哪儿!”

“师兄!师兄,我在后面啊,你在哪儿,我找不到你了。”

然后,娇娇听到一阵脚步声,但是看不见人影,

“师兄……?”

娇娇伸出双手向前试探,手里仍然只有一把空气。

“娇娇?”魔酋的声音明明就在她面前,可是,她的眼前,除了树木的影子,什么都没有。

“师兄,你在吗?我是不是瞎了,我听的到你的声音,却看不到你……”

“没事的娇娇,我在这儿,你不用担心,你现在在一个古阵法里,应该是你身上的空间之力,让你被吸进了这个阵法。”

“师兄,你不会丢下我吧。”

“不会。”

“好的,那我就不怕了。”

魔酋盘腿坐下,无奈的听着娇娇像个小孩子似的,讲着她和“表姐”的故事,一会哭一会笑。

“表姐”么,魔酋有些不确定,娇娇的“表姐”真的存在吗,还有,娇娇的灵魂似乎不完整,所以才疯疯癫癫的,那么她想不想清醒呢。

第二天,娇娇一睁开眼就看到了魔酋,她高兴的抱住魔酋,

“师兄,你把我救出来了。”

魔酋摇头,“不对,是我也被吸进来了。”

“啊,”娇娇惊讶的站起来,发现手掌很疼,低头看原来手心有一道伤痕,

“师兄,你又把我弄伤了。”

“怎么了?”魔酋看过去,原来是娇娇的手心在冒血,他若有所思的看着地面,吸收了娇娇的血迹,地面却没有一点变红的迹象。

“娇娇,你的机缘到了。”

“什么破机缘啊,疼死了,反正不是啥好事。”

“娇娇,别胡说。”魔酋轻戳了一下娇娇的头。

娇娇撅着嘴拉着魔酋的衣摆进入一个山洞,再进入一个山洞,再进入一个山洞……

“师兄,从实招来,这是不是你给我准备的宝物,特意挖了这么多洞。”

“不是我。”魔酋好笑的摇头,不过,这个机缘,前路不可测,说不定真像娇娇说的,有些凶险。

“师兄,咱们回去吧,我想吃刘阿婆做的饭……”

魔酋正打算拉着娇娇走,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座石门,娇娇撇嘴,

“这个洞穴成精了,看见客人要走了,还会留客。”

魔酋荡开一丝笑意,娇娇真可爱,不过,娇娇说的也很有道理,这个洞穴,不对,这个阵法,就像开了灵智一样。

娇娇是不是从中得到了巨大的机缘呢,或许吧,娇娇从这次机缘中获得了黑土,那团脏脏的火。

还有,娇娇觉得更重要的是,师兄可能愿意陪她睡觉了。

魔酋将娇娇送到门口,刚转身,娇娇一把拉住魔酋的衣袖,

“师兄,你不是答应要陪我看星星吗?”

魔酋将脸偏到一边,不看娇娇,“我让女侍……”

“我不,不嘛,”娇娇抱住魔酋的腰,“娇娇害怕,如果像今天一样,一睁眼就看不到师兄了,娇娇会难过死的。”

魔酋听着娇娇撒娇的话,心中一暖,他把娇娇从怀里捞出来,

“你不是最厉害了嘛。”

“没有没有,娇娇不厉害。”娇娇使劲摇头,“我不厉害,师兄厉害,师兄要保护我,师兄,你弄伤了我两次,师兄要对我负责。”

魔酋看她赖皮的样子,忍不住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好啊,我要怎么对你负责。”

娇娇警惕的环视四周,一手紧紧的压住魔酋的手臂,确定他不会突然消失后,才掰着手指头说,

“第一,师兄今晚要陪我看星星。”

魔酋点头。

“第二嘛,师兄要送我好多好多宝物。”

“行。”

“还有,师兄去哪里都要带着我。”

“为什么?”魔酋皱着眉头,这个,有些不方便,他要去处理很多很危险的事情,不能随时带着娇娇。

“还有还有,”娇娇完全没听到魔酋的拒绝,点着手指头说到,

“师兄,你要陪我一辈子的人。”

魔酋以为自己听错了,娇娇方才不是说的这几个字,而是,其他的,比如……

“娇娇,你方才说了什么?”

娇娇捏着魔酋的脸左右摇晃,“我说,我要师兄做陪我一辈子的人!听见了吗,师兄。”

魔酋呆愣的盯着娇娇的眼睛,脑子里一片混浊,耳边像有人拿着巨鼓大力的捶动,魔酋以为她在开玩笑,张口却说,

“岛上没有这样的先例……”

“师兄,”娇娇踮起脚尖使劲搓他的脸,

“师兄,你就不能开个先例吗,你开了先例,不就有先例了。”

娇娇玩了一阵魔酋的脸,见他只是目光如炬的看着她,却不说话,突然想到一种可能,娇娇问道,

“师兄,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娇娇突然停住手里蹂躏魔酋的动作,低下头划拉脚尖。

魔酋只是呆呆的看着她低下头后,有几丝炸毛的头发高高翘起。

娇娇见魔酋没有回答,以为他真的不喜欢她,那她的这些举动,不就是笑话?

“那算了,我去休息了。”

娇娇沮丧的甩了一下衣袖,直接回房间了。

魔酋看着娇娇冲进房间,重重的将门搭上,一声“咚”将他从呆滞中惊醒,

魔酋走到娇娇的房间门口,想对她说什么,那些话却堵在他的胸口,像棉花一样,让他喘不上气,

魔酋深深的呼出一口气,他知道娇娇还在门后,他不是不喜欢她,只是,只是……

魔酋在心里逼自己,说啊,说啊,怎么那些话,到嘴边了,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娇娇。”

最后,魔酋只说出了娇娇的名字,除此之外,便是久久的沉默,他握紧拳头,手心全是汗。

“吱-吖-”

娇娇推开门,她的脸上满是泪水,娇娇想问问自己,为什么在魔酋面前,这么爱哭,这么脆弱。

“师兄,你,你是不是讨厌我。”

魔酋摇头,怎么会呢,他爱她还来不及,怎么会讨厌。

爱?

他爱她?

魔酋被自己心里的想法吓了一跳,他已经这么喜欢她了吗,他以为,他只是有点对她好奇,还不到心动的地步。

现在看来,魔酋上前一步搂住娇娇,

“娇娇,我心悦你。”

娇娇在魔酋怀里又哭又笑,鼻涕和泪水糊在一起,一点都不像修士,此时她只是个最简单的女人。

魔酋扶住娇娇的肩膀,有些担心的皱起眉头,娇娇的状态果真不佳,她已经忘记了那只空兽吗?她之前非要杀光海兽的疯魔状,她时而温柔,时而天真,时而狠厉的状态,是否会影响心智呢。

罢了,不论怎样,他都会好好保护娇娇,不让她受伤害,不管她曾经遇到过什么,未来的日子,他不会让她受到一丝委屈。

魔酋紧紧的抱着娇娇,轻轻拍她的背,等她哭的睡着了。

本来想离开,看着娇娇脸上的泪痕,他叹了一口气。

……

“别哭了。”

一方手帕被递到娇娇面前,娇娇抬起头,看向站在她身旁的魔酋。

娇娇没有接过手帕,她看着魔酋,睫毛上挂着泪珠,

“你是我的师兄吗。”

魔酋拿着手帕的手顿住,他蹲下身,用手帕替娇娇擦去眼泪。

娇娇瞄到手帕上的小花,眼泪流的很更急了,她抓住魔酋的手臂,认真的看着他,

“师兄,我们回炼魔岛,好不好?”

魔酋的手稍微停顿,继续帮她擦眼泪。

“师兄,我们不可以回去吗?那件事就那么重要吗?”娇娇近乎绝望的开口,她对自己说,给自己最后一次机会。

沉默片刻,魔酋开口“把佛珠给我。”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