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娇妻在上:傅少已沦陷》

  • 作者:月下舞
  • 主角:司夏,傅丞霖
  • 推荐:905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2-08 15:02:57

《娇妻在上:傅少已沦陷》 内容简介

主要角色是司夏,傅丞霖的创作《娇妻在上:傅少已沦陷》此文是月下舞所编写的总裁文,文笔横扫千军主线丝丝入扣,绝对是极力点赞的优质新书,主要章节节选 司夏脑海里乱哄哄的,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她仰头看着天上的雨,根本就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她想了想只好一手遮住头,一手把药揣在怀里,雨水砸在脸上生疼,不敢有一刻的怠慢。她恐怕要成为第一个被雨水给砸死人的

《娇妻在上:傅少已沦陷》 章节试读

司夏脑海里乱哄哄的,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她仰头看着天上的雨,根本就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她想了想只好一手遮住头,一手把药揣在怀里,雨水砸在脸上生疼,不敢有一刻的怠慢。

她恐怕要成为第一个被雨水给砸死人的人了。

身上湿透了,从都到脚滴着水,进到大厅里以后,整个公司都是昏暗的。

“不是吧,我这么努力,还是来晚了?”司夏皱了皱眉头。心中越发的担心傅丞霖,怀里的药被雨水打湿了外包装。司夏一路小跑着拿着药,拼命的甩,希望这样能快速的干一些。

“傅总你在哪儿?”走廊上灯昏昏沉沉的,司夏没找到傅丞霖的办公室。

司夏急得直跺脚,猛的一拍脑袋,找不到人可以打电话呀。匆忙的摁下了拨号键,铃声响起,司夏竖耳聆听,隐约的在走廊的尽头听到了声音。她顾不上腿背的疼痛,此时已经显现出一点异样。

司夏呲牙咧嘴的跑到了门口,略微的喘着粗气。

“我把药给你带过来了。”猛的一推开门,看到傅丞霖也是脸色苍白的坐在那里。

胸腔像是被撕裂了一般火辣辣的,整个人也口干舌燥。

司夏就这样出现在了傅丞霖的视野之中,从头到脚没有一处是干着的,头发还在湿漉漉的滴水。

“你来…咳咳,你来也不知道打个伞吗?”原本傅丞霖想发怒,但看他这可怜巴巴的样子,原本想要发怒的语气也突然放温柔了。

“我怎么知道天会下雨,出来的时候还没有下雨呢!”司夏懊恼的抓了抓头。

把药直接瘫在了傅丞霖的面前,“家里的药我没找到,然后去了趟药店,不知道有没有你能吃的。”

傅丞霖没有把注意力放在那些药上,他看着司夏认真的模样,他对司夏的好感有增添了几分,。

“这些药都差不多的,只要是个胃药就能治病。”放在往常,不是傅丞霖要的那种药他是不会吃的,看着司夏这么辛苦的给拿来了,也不好拒绝。

傅丞霖伸出修长的手指拿起那几瓶药看了看,也能勉强凑合吧,回头再去医院里瞧瞧。

司夏盯着傅丞霖忍不住的发呆,她不知道傅丞霖现在怎么又对自己态度这么平和了,原本不是躲着自己不见的吗?

犹豫了一下,司夏问出了口,雾蒙蒙的大眼睛盯着傅丞霖特别的认真。

“那你告诉我一下为什么之前躲着我?我觉得我好像没有哪里做错吧。”

司夏的话音忍不住的上扬,一方面是好奇,一方面是不解。

傅丞霖微微一愣,随后修长的手指慢慢摊开,将药放在了桌子上。

或许有些不自然吧,把眼转向了一旁。

“你什么时候觉得我冷淡了,本身我就是这个态度好吧?”傅丞霖的语气显得特别不在乎,像是随口说着玩儿一样。

“那就随便你了,可能是我多心了,赶紧把药吃了吧。”

难得傅丞霖听话,还真就开始拧瓶盖儿了。

司夏赶忙的拿起杯子,去给接了杯水。特别周到的递到了傅丞霖的面前。

傅丞霖抬眼瞥了一眼司夏,司夏咧嘴憨笑。

“看我干什么呀?我又不是药。”司夏被傅丞霖这么一瞧倒是有些浑身不自在了,感觉他那目光怎么像是在盯肥肉一样?

司夏心中琢磨,这家伙很不对劲儿,刚开始的时候对自己是避而不见,现在又说只是冷淡,刚才看自己干什么?

不自觉的抬手摸了摸脸颊,坏了这家伙看出自己的样貌了?

司夏的一举一动全都落在了傅丞霖的眼中,喝下了手中的药。

看着司夏这呆萌的样子,傅丞霖更是觉得一股子火从底下窜上了心头。他直接把杯子放在了桌上,“好了,这药也吃了大晚上的我该送你回去了。”

什么送自己回去?

司夏心中警铃大作坏了,这估计是要去自己家踩点了。

“嗯不用……不用不用!”说这话的时候,司夏忍不住的卡壳,看到傅丞霖还在盯着自己,并没有要放手的意思。

“嗯,真的不用了,谢谢你,我只是过来帮你送药,我是你的私人助理,随叫随到是我的职责。”

司夏开始有些手忙脚乱了,脑子里乱哄哄的,“你看我这好胳膊好腿的,自己能回去,你让我给你送过来,肯定是身体不舒服,我怎么好让一个病人送我回家呢?”

说完这话以后屋子里静悄悄的也没有人搭话傅丞霖眼神中多了些复杂,而司夏肚子这个时候也不争气的咕噜噜直叫。

捂住了自己的脸,司夏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这怎么还关键时刻掉链子?

“我带你去吃饭吧,看你这样子你也饿了。”傅丞霖心里也感觉怪怪的,自己取向正常,但是见到这家伙之后就是忍不住的想要靠近,要是强行送他回去会不会多想。

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带他吃个饭吧。

傅丞霖害怕自己的心思被拆穿,一把就握住了司夏的手腕,大步向前。

“不是你松手是干什么呀?”司夏忍不住的就想拍他的手,但是想到自己现在是个男的,也就强忍着难受劲儿。

“你一个男的还怕什么?我会非礼你吗?带你去吃个饭而已。”傅丞霖拖着司夏轻巧的身板就往外走。

“吃饭就真不用了,我也不饿,我现在就想回家睡觉。”说到后边声小的跟蚊子哼哼一样。

“淋了一路的雨,你还能犯困也是人才。”傅丞霖霸道的厉害,司夏扁嘴保持沉默。

都不容司夏反抗,直接给塞车里了,车子起步开往餐厅。

司夏想着要不要来个壮士断腕的跳车,一看呼呼移动的建筑物,缩脖子老实了。

刚打开车门,司夏还有些想逃,但是傅丞霖根本就不给机会死死地,抓住司夏的手腕。

这一幕恰好落在了某些人的眼中,司雨奕原本跟他那些塑料兄弟,因为炫耀而开心的不得了,看到司夏之后那脸立即变得臭的不行。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