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春归郎未知》

  • 作者:羿宁
  • 主角:孟萦,郎君
  • 推荐:139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2-08 19:01:59

《春归郎未知》 内容简介

今日我展示给各位朋友们羿宁原创故事《春归郎未知》,主线角色是孟萦,郎君,文笔稳重情节引人,相信各位闹书荒的粉丝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精彩片段试读 五郎过年都没有回京城,他起先忙着了解山南东道的税粮情况;紧接着又为了筹备粮草、募资军费忙碌,后来又忙着安抚流民,开仓赈灾。一直到过大年,他都未能停下歇息。年前他写的请封折子,过完年才送到女皇的案头。孟

《春归郎未知》 章节试读

五郎过年都没有回京城,他起先忙着了解山南东道的税粮情况;紧接着又为了筹备粮草、募资军费忙碌,后来又忙着安抚流民,开仓赈灾。一直到过大年,他都未能停下歇息。年前他写的请封折子,过完年才送到女皇的案头。

孟萦的新年和往年不同,往年过大年都是去庄子里过的,今年的大年,大郎君不允许她出城,两人就在文昌巷过。

大年的前一天,孟北和白芨从庄子里带回了许多鲜肉和腊肉,孟萦让孟家施粥的小厮们多准备些浓浓的肉粥,让流民们也过个大年。

新年一大早,孟萦就和大郎君一起去粥棚施粥,因着过大年,各家都准备了浓粥。因着孟家煮了肉粥,对于流民来说,能吃个半饱,吊着性命就不错了,现在能吃上肉粥,他们恨不得打起来。

孟北和白芨让他们排队一个一个来,那些仗着身强力壮来抢的,都被孟北提到一边去了。那天孟家的粥棚熬了一天肉粥,直到所有人都吃到过一碗肉粥。流民中有不少孤儿,他们见孟萦心善,都跪下来求孟萦将他们买下来,他们愿自卖自身,卖身为奴。

孟萦见他们饥寒交迫,年龄又小,根本无法自保,一时心软想要买下他们。那些流民看孟家荒年还愿意购买下人,肯定是心地良善,家境不错的人家,一时都来卖儿卖女,场面有些混乱。

孟萦也不可能一下子买下那么多人,买下了就要管他们吃喝拉撒住,还得给他们安排活计。

大郎君让孟北从他们中挑些长相出众,眼神清明的孩童过来让孟萦挑选。

孟北年长,阅历丰富,看人自是非常准。他挑出来的男孩基本都是九到十五岁之间的孤儿,个个都是长相俊美、骨骼清奇,一看就是既聪明又有正气的孩子。他又挑选了五个七八岁衣衫褴褛的女童送到孟萦跟前。

那些卖身的女童都是家里的庶女,她们的爹爹出身不好,不受家主重视,被她们的母亲或嫡姐卖了。

孟萦问她们是否是自愿卖身,如果不是,就算了。只有一个不愿意卖身为奴,其余四个都是自愿的。

那些女童一路流亡过来,受了不少苦,在家又不受重视,她们宁愿卖身也不愿再苦下去。毕竟女奴被分配的活计都是比较轻省的,能卖到个心善的主顾家,总比被家主卖到女楼强。再说一个女奴的价格可是好几十个男奴的价格。

于是过年这一天,孟萦为了做善事出门,一时心软带回了四十多个孩童,让文曲巷一时人满为患。

第二天清早,他们都来给大郎君和孟萦磕头拜年。孟萦又给每人赏了银钱,安排孟北调.教这批孩童,教他们规矩。等到下午的时候,把他们全部送到庄子里交给苍术,让苍术教他们武艺,等节后再让他们跟着庄子里的夫子学习识字和记账。

刚过完元宵节,武陵郡最出名的宝妍堂传出要卖。年前宝妍堂的东家迟家娘子病故,她前后娶过两个正夫,并都为他们生下了嫡女,两个女儿为了争夺家产,对簿公堂。

两个迟家小娘子都无意胭脂水粉的生意,既使有心,另一个也不肯放手。为此官府判她们六四分割财产,先夫的嫡长女分得六成家产,继夫所出的嫡女分得四成家产。

两人对宝妍堂的所有权争执不下,官府只好让她们卖掉宝妍堂,所得收入再六四分成。

她们将宝妍堂作价三万两银子,这个价钱一放出来,众多有意购买的人都摇头说不值。因为宝妍堂店铺的位置虽好,但店铺也就值五千两银子。外加做胭脂的工人等杂七杂八加起来也不应超过八千两。

孟萦觉得他们简直是没有无形资产的概念,就凭宝妍堂在武陵郡的名气,它就值不少钱。

孟萦请王季陵从中撮合,最终以两万五千两银子的价格买下了宝妍堂。孟萦让王季陵和李君成都投点,大家合资,可他们都不肯。

李君成说道:“萦儿妹妹的心意我们心领了,等将来我们嫁过来,这也算是我们大家庭的资产了,如果我们现在参与进来,将来萦儿妹妹再娶夫郎,若他计较,萦儿妹妹到时就难做了。”

孟萦笑道:“你们真是太贤惠了,我都觉得愧对你们的深情厚谊。样样都替我考虑到,我会不会就变成废人了。”

王季陵:“萦儿妹妹做你自己就好!”

李君成:“萦儿现在就很好,你只需做你想做的事情,其余的事情交给我和季陵。我们终会护你一辈子。”

孟萦:好感动!又好愧疚,不能回报他们同样的深情。

契书写好,送到官府备案之后,孟萦开始着手整理宝妍堂。

她将宝妍堂的产品分门别类,最赚钱的品类继续维持经营。那些对身体有副作用的胭脂水粉全部停产,又从大郎君那里要了不少外祖父留下的单方,交给白芷去研究开发,逐步推出新品种。

新品种虽然是宝妍堂所出,但另取了别的名字——月容,专走高端路线。孟萦请李君成给月容画了好几套新的包装图样,送到专门烧白瓷瓶的窑场烧制成一系列漂亮的瓷瓶。月容看着立马提高了好几个档次。

大家购买月容回去使用之后,效果非凡。再加上月容包装精美,有顾客为了积攒月容成套的包装瓶,专门排队订购。

孟萦让白芷将饥饿营销进行到底,一时宝妍堂在武陵郡风头无两,不过半年就赚回了本钱。

正月还未过完就开春了,天气一天比一天暖和起来,马上就要开始春播了,各地官府开始组织流民们陆续返乡。整个山南东道虽然也遭受了自然灾害,但由于五殿下举措有力,不仅本地的受灾民众得到了有力的赈济,而且他们还救济了北下的流民,受到了女皇陛下的嘉奖,三月初嘉奖令送到了武陵郡。

武陵郡郡守李大人由于政绩突出直接升为山南东道首府襄州襄阳郡郡守,三年后又升为山南东道节度使,这是后话。

王季陵的父亲赵大人直接由郡丞升为武陵郡郡守。

李君成大姐夫的爹爹牛大人由于听从了自家郎君的建议,提前催收税粮,避过了蝗灾,又听从五殿下的建议提前缴纳了税粮,受到了嘉奖,由夷陵县县令升为夷陵郡郡丞。

孟萦在五殿下萧瑾瑜的极力争取下,获封清源乡君,只是个虚号,并没有食邑和封地。另外宫里每年从孟萦这里采购五万两银子的清茶和香茶饼,经由崔家郎君的船队运送至宫里。

孟萦捐赠时原本没想要任何封赏,因为她一直秉承着做善事不求回报,没有期望,就不会失望,从而就不会失却本心。没想到她不光获得了封号,还能每年通过销售清茶和香茶饼而有固定收入,这真是意外之喜。

王季陵看着孟萦喜滋滋的模样,心里直说:萦儿妹妹真好哄,女皇用这点虚头巴脑的东西就哄得萦儿妹妹这般开心。

转眼到了三月下旬,三月二十五是李君成和李君如共同的生日。每年孟萦和王季陵都要给他们过生日,今年王季陵外出办事不在武陵郡,孟萦只好自己去参加李君成的庆生宴。

这天他们姐弟俩邀请了不少朋友一起来庆祝,中午在鼎丰楼包了个大包间,大家一起为他们庆祝十九岁的生日。

李君如已经娶了两位夫郎,但还没有生孩子。这天李君如正夫王家郎君的姐姐王素媛也提前三天从夷陵郡过来给他们庆生。

李君成已经三天没有找孟萦了,直到他过生日当天,他都未曾露面。

孟萦只好带着礼物直接去鼎丰楼了。她远远地看到李君成,就笑着跑过去和他打招呼,并将礼物送了过去,她笑眯眯地说道:“君成哥哥,生日快乐,祝你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李君成看了孟萦一眼,低下了头,勉强地笑着说了声:“谢谢!”

孟萦见李君成双眼充血,面色青白,抿着唇很不高兴的样子,正想问他到底发生了何事让他这般憔悴,可忽地来了一大帮人,孟萦只好作罢,想着等聚会过后再问吧!

因是在鼎丰楼庆生,正好孟萦也在,张眉就和七郎也就一起过来捧了个场。饭后,大家又叽叽喳喳地笑闹了一番。

傍晚时分,众人陆续散去,郎君们喝得醉醺醺的都被家里的小厮们扶着送回去了。孟萦看了郎君那边一眼,发现李君成已经走了。

孟萦也准备回家,却被李君如的夫姐王家女郎拦了下来。孟萦本来和她并不熟,之前虽在江陵郡见过,但她给孟萦留的印象不太好。

王家女郎王素媛已经二十七了,爹爹新晋升为夷陵郡郡丞,她又长袖善舞,所到之处无不受到大家的追捧。孟萦不好直接下她的面子,只好耐着性子留了下来。

王素媛故作神秘地留下了前来参加庆生宴的女郎们,今天来的女郎并不多,不足十个人,只有孟萦和张眉还没有及笄,其余的女郎们都已成亲。

王素媛提出请大家去怡和楼消遣,那些已婚女郎们都表示赞同。孟萦对这里的青楼丝毫不感兴趣,一则是因为她觉得自己尚小,不适合去这种地方,另外,她还没有转变观念,觉得自己去青楼不是去占便宜,而是花钱找亏吃,太不划算。

孟萦看了一眼张眉,两人都不太想去,张眉不想去的原因是她母亲曾在怡和楼逗留了很长时间,导致她父母差点因为楼里的小倌儿而闹出大矛盾。

可王家女郎并没有准备放她们俩回去,于是一众女郎嘻嘻哈哈地裹挟着孟萦和张眉去了武陵的怡和楼……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春归郎未知》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