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重生商女:权妻,不好惹》

  • 作者:阿狸
  • 主角:顾淮言,池秋
  • 推荐:474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2-11 12:12:46

《重生商女:权妻,不好惹》 内容简介

经典小说《重生商女:权妻,不好惹》是阿狸笔下的一本青春类型的网文,本故事的主人公顾淮言,池秋,书中主要讲述:被迫站在角落里的池秋也听到了这些话,并没有什么表示。她知道自己现在还没有什么能力,所以即使站出来为自己说话,也没有人会把她放在眼里。不过没关系,从现在开始,她会努力,努力到证明自己。“委屈吗?”暗自给

《重生商女:权妻,不好惹》 章节试读

被迫站在角落里的池秋也听到了这些话,并没有什么表示。

她知道自己现在还没有什么能力,所以即使站出来为自己说话,也没有人会把她放在眼里。

不过没关系,从现在开始,她会努力,努力到证明自己。

“委屈吗?”

暗自给自己打气的池秋听到熟悉的声音,微微抬头,“没有什么好委屈的。”

“我可以帮你。”顾淮言一脸平静的看着池秋。

听到顾淮言的话,池秋有些惊讶。毕竟之前就算自己遇到困难了,他可都是袖手旁观的,这次怎么会主动提出帮自己?

“条件是什么?”

见池秋没有因为自己的话而开心,而是问出问题关键,顾淮言欣赏的看了他一眼,“没有什么条件。”

“你觉得我会信?”池秋以一副我信你就有鬼了的表情看着顾淮言。

“你可以选择不信,这和我帮你并没有什么冲突。”

听到顾淮言这样说,池秋是真不明白了。她心里一直都有一个疑惑,疑惑像顾淮言这样的男人,为什么会选择和自己纠缠在一起。

池秋很明白现在的自己根本就带不给他任何利益,她有抱着天马行空的想法,或许顾淮言是喜欢她。

可是,经过相处,她并没有从顾淮言眼里看到他对自己的喜欢。

池秋真的是不懂顾淮言为什么要和她这样一个人在一起。

看出池秋眼里的怀疑,顾淮言轻咳一声,“我之前见过你的母亲,她对我有恩。和你结婚,完全是处于对你母亲的感恩。”

得到解释,池秋这才终于明白顾淮言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她又好奇了,顾淮言什么时候和自己母亲认识的?自己母亲又帮了顾淮言什么?

“不要把你想的问题问出来,我不会回答你。”

池秋的问题还未问出来,就被顾淮言扼杀在嘴边。

“你帮我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说不定到头来还会被人说成,我池秋就是一个依附男人的女人。”

察觉出池秋没有了之前自己看到的自信,顾淮言缓缓开口,“确实,我现在帮你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但是……”

说到这里,顾淮言停了一下,眼神看向站在灵堂中央的池秋,“帮了你,现在站在那里的不会是那个女人。”

耳边听着顾淮言的话,池秋看向在灵堂中央作秀的池沁,心里有一丝犹豫。

看出池秋的迟疑,顾淮言再次开口,“你现在的身份,明面上是池家的亲生女儿,可是现实呢?你还不如一个养女!”

顾淮言的话,狠狠的击打在池秋的心里。

她不得不承认,顾淮言说的很对,现在自己在池家的身份,或许连个保姆都不如。

但是,如果要让她因为这样的一个情况,就接受顾淮言的帮助,池秋心里过意不去。

虽然自己刚刚和他签了婚姻协议书,但是并不代表他们就已经是真正的夫妻了。现在她和顾淮言,依旧还只是不太熟的陌生人。

见池秋仍在犹豫,顾淮言心里突然觉得有些郁闷。当初自己不主动帮她,她说自己冷血。现在自己愿意主动帮她了,结果她却犹豫了。

女人心,还真是搞不懂。

看到池秋不出声,顾淮言再次开口,“你有没有想过,等葬礼结束,你该何去何从?回池家?还是进公司?你觉得这些凭你一个人的能力可能成功吗?”

顾淮言的一字一句,都在慢慢击垮池秋那已经在动摇的内心。

“所有事情都是需要慢慢来的,虽然我现在无能为力,不代表我之后就不会成功。”池秋守着自己心底里那一点的防线,不愿让自己和顾淮言牵扯上太多的关系。

“你觉得你现在还有时间吗?”顾淮言冷眼看了池秋一眼,“你已经浪费了一年的时间了。”

说到这,顾淮言微微停顿,认真的紧盯着池秋,“一年的时间,就已经让你有了无能为力的感觉,你真的觉得所有的事情都还可以等你慢慢来吗?”

被顾淮言毫不留情的揭开事实,池秋心里最后一道防线彻底被击垮,她看着灵堂中央被安慰的池沁,冷冷的开口,“你能保证帮了我之后,我就能不这样狼狈不堪吗。”

“我不能保证你会不会不狼狈不堪,因为那是需要你自己去行动,去改变的。”

池秋没有开口,她知道顾淮言的话没有说完。

顾淮言注视着池秋,肯定的说道:“这是我目前,能对你的保证。”

大概猜到顾淮言会帮到自己什么地步,池秋并没有什么反应,而是微微开口,“有这些就够了,该属于我的,我自己亲手拿回来。”

看到池秋仿佛重拾了以前的自信,顾淮言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既然这样,那就从这个灵堂开始吧。”

说完,顾淮言拉起池秋的手,带着王者的霸气不急不慢的走到池沁身边。

池沁身边正在安慰她的人看到池秋过来了,顿时纷纷闭口不言。

池沁见状,像是没看到池秋一样,依旧自顾自的站在那里不动丝毫。

“池沁小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不是家人好像是不能站在灵堂中央的吧?”

池沁没想到顾淮言会跟自己说话,心里一直对顾淮言有些忌惮的她,害怕的微微退了半步,“顾先生,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池沁小姐文化那么低吗?我话说的这么明白都听不懂?”

顾淮言就那样牵着池秋的手,与池沁说着,丝毫没有因为池沁是女人而有一点的怜惜。

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顾淮言的话,池沁只好装可怜,手指却暗戳戳的示意顾祁准帮自己。

接收到池沁的求助,顾祁准立马将池沁拦在身后,“你想干什么?闹事吗?”

“你误会了。”顾淮言冷着脸,却根本就没有看顾祁准一眼,“我只是在告诉众人一个道理,灵堂中央,如果不是直系血亲,是没有资格站在那里的。”

说这话时,顾淮言用眼神扫视了一圈周围的人,“我想这件事,在场的众位都应该是懂得吧?”

经过顾淮言的提醒,在场的人们突然想起来这件事,之前有几个安慰的池沁人,此时却默默的躲到最后面。

池沁见到周围人看自己眼神有点变了,弱弱的开口,“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身体不舒服。”

有些心软的人,看到池沁那副可怜的样子,忍不住开口嘀咕,“人家又不是故意的,何必要那么咄咄逼人?再说了,亲生女儿自己不过来怪谁?”

即使这个人说的很小声,但还是被顾淮言听到,他瞟了一眼那个人,冷哼一声,“不是故意的没关系,既然现在知道了,那是不是可以离开了?”

第一次被这样对待,池沁脸色很不好看,但自己要是不离开,会更难看,不得已的她只好让顾祁准扶着她离开。

顾淮言牵着池秋走到灵堂中央,让池秋好好的尽孝道。

顾淮言的这一举动,让池秋心里有着小小的感动。

等着池秋做完一切,顾淮言重新拉起她的手,面对着众人。

“既然今天各位都在,那我就趁此机会宣布一件事。”

看到顾淮言那严肃的样子,众人纷纷停下交谈的话语,等着他开口。

站在角落一旁的池沁,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暗自祈祷不是自己心里想的那样。

“在场的众位,可能有人是第一次见池秋,但是没关系。以后,我会让你们好好的记住她。因为她池秋,从你们不知道的时候,已经成为了顾太太。”

顾太太这三个字从顾淮言嘴里说出来,池秋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但总体来说,自己好像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讨厌这个身份。

顾淮言的话一出,让周围人着实愣了一下,等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后,个个不可思议的看着他身旁的池秋。

原本在祈祷的池沁,在听到顾淮言的话之后,狠狠的握紧了拳头,眼神死死的盯着顾淮言身旁的池秋。

而顾祁准在听到顾淮言的话时,心里有着自己都说不明白的不舒服。

现在的一切,都不是自己想要的。池秋为什么会和顾淮言在一起?为什么自己努力了那么久,到头来还是这幅不成器的样子?

顾淮言说完话,见周围人并没有恭喜的样子,再次开口,“怎么?我在你们不知道的情况下结婚了,你们就不祝福了吗?”

顾淮言的这句话,让众人反应过来,纷纷上前恭喜。

而之前对池秋议论纷纷的那些人,此刻根本不敢上前,生怕顾淮言一怒为红颜,让他们从天堂跌落到地狱。

一轮番的恭喜过后,众人看池秋的眼神发生了变化,再也没了之前的轻视。

发现这一点,池秋忍不住感叹,“原来这就是狐假虎威的感觉啊!”

听到池秋的话,顾淮言不免觉得有些好笑,“即便是狐假虎威,那你也是一条有资本的狐狸。”

被顾淮言逗笑,池秋沉闷的心情好了不少。随后意识到现在这在什么地方,立刻收起了笑容。

见到池秋这样,顾淮言用余光瞟了一眼正怒气向他们走过来的顾祁准,清冷的开口,“没有必要去在乎别人的眼光和想法,你又不是替他们活。”

“道理我都懂,但是……”

“没有但是。”顾淮言打断了池秋要说的话,“你的好坏,无需别人来定夺。”

顾淮言深深的看了一眼池秋,嘴角挑起一抹玩味的笑容,“接下来,就让你看看不用在乎别人眼光的现场直播。”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