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余梦录》

  • 作者:元气怪
  • 主角:甄辛,孟欢
  • 推荐:33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2-13 15:02:30

《余梦录》 内容简介

《余梦录》是元气怪所编写的一本婚恋小说,情节震古烁今,文笔成熟,值得品味。孟欢被孟夫人拉着朝另一个方向走去,孟欢不敢发出声音,快步躲在另一个大树后边。“母亲,李叔他......”孟欢视力不错,看见老李正慌慌张张地呼喊着孟夫人。孟夫人握紧了手中的鳞片,另一只手捂住孟欢的嘴说道

《余梦录》 章节试读

孟欢被孟夫人拉着朝另一个方向走去,孟欢不敢发出声音,快步躲在另一个大树后边。

“母亲,李叔他......”孟欢视力不错,看见老李正慌慌张张地呼喊着孟夫人。

孟夫人握紧了手中的鳞片,另一只手捂住孟欢的嘴说道:“别出声。”

两人的脚印其实很明显,老李正欲叫上其他人顺着脚印跟上来,却没有发现身后的七宝凶光毕露,手中砍刀寒光一闪,老李惨叫一声跌倒在雪地之中。

“七宝!你干什么!”身后的乐师和伙计和老李交情很深,七宝突然的暴起,都惊呼一声。

七宝挥舞着砍刀和众人拉开距离,警惕地盯着每一个人。

躺在地上的老李大口吐血,定然是命不久矣。

只听见从轿子后边突然窜出来一个人,将其中一个扑倒在地。随后,从轿子后边的林子中跑出更多的“树人”。

“牺牲是必要的。”孟夫人在孟欢耳边低语,不知是对自己说,还是对女儿说。

孟欢不忍心看那边的惨状,闭上眼睛,可是那凄厉的叫声却刺激着孟欢的神经。

众人看到后边的怪物追了过来,连忙朝山上跑,可是七宝竟然堵在前面,拿着砍刀不让众人过去。

“七宝,你疯了?他们追过来你也活不成!”其中一个跟着老李来的鼓手呵斥道。

七宝却默不作声,两只眼睛狠狠地盯着人们,好似一匹脱离狼群的狼。

“你以为就你有刀?”后边的人眼看着那些东西要追上来,他们决定先一起解决掉七宝,然后再逃命。

说着,带着家伙事的人纷纷操起家伙事,朝着七宝砍去。

七宝左躲右闪,怎奈双拳难敌四手,七宝被制服下来。

被按在雪地中的七宝大口喘着气,眼看着那刀就要砍进他的脖子,后边的“树人”们追上的队伍!

鲜血滴在洁白的地上,就像宣纸上点出的花朵。

“母亲!”孟欢流着眼泪看着孟夫人,却发现孟夫人的脸色可怕得吓人。随后手腕一痛,孟夫人要拽着孟欢继续向山洞走。

当然,这次要换成另一条路,那条路十分绕远,没有半日是到不了山洞的。

“别出声!”孟夫人严厉地呵斥道。

孟欢忍不住看向后边,看见七宝被那些怪物缠住,泪流满面。

七宝好像注意到了孟欢的目光,爽朗一笑,丝毫不怕朝自己奔来的“树人”。

“各位兄弟,七宝对不住你们!”七宝终于喊了出来,眼眶挡不住热泪:“七宝给你们赔命了!”

说完,七宝手起刀落,砍断一个“树人”的脖子。

“七宝自幼无父无母,是喝孟家的水,吃孟家的饭长大的。”七宝被一个“树人”扑倒在地,随后更多的“树人”围了起来。

鲜血顺着手臂流淌,划过刀锋。

“啊!”七宝惨叫一声,却继续说道:“我死也是孟家的人!”

“夫人!大小姐!你们放心走!”七宝原来早就知道事情会这样发展:“我先去找义父了!”

七宝的义父便是林伍。

“哈哈哈哈哈——”七宝的声音逐渐被风雪淹没,孟欢被孟夫人抓着手臂,迅速离开。

梅镇,衙门。

甄辛这几日一直在衙门住。

衙门大概是梅镇最冷清的地方了,就连县老爷都搬了出去。

除了王阳和甄辛,只有三四个衙役。

“甄辛,你要是担心的话,就去看看吧。”王阳叹了一口气,他何时见过甄辛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甄辛喝了不少酒,虽然度数很低,可依旧神色迷离。

醉不醉人人自醉。

“我不去。”甄辛低声说道。

王阳拍了拍甄辛的背,指了指火炕的一头:“你喝多了,睡觉去吧。”

窗外依旧是茫茫风雪,遮掩住视线,甄辛望不见镇子另一边的人。

“睡不着。”甄辛摇了摇头。

甄辛的心很乱,甄大夫不肯说当年发生了什么,不得不说这父子真像,都愿意借酒浇愁。

“轰隆——”苦山发出一声巨响,将甄辛的醉意震醒七分。

王阳和甄辛穿好衣服打开门,狂风将雪灌进屋子。

二人睁不开双眼,在模模糊糊之间,二人看见四周的苦山冒出粗大的青烟,直入云霄。

而那巨响正从那苦山伸出传来。

“王阳,我先去找她了!”甄辛冒着风雪,步履维艰地朝着孟府赶去。

王阳大喊着:“你注意安全!”

可惜风太大,王阳不知道甄辛是否听见了自己的声音。

甄辛摆了摆手,表示听见了。

梅镇的街道在光影作用下泛着一层紫色,雪已经堆积到膝盖那么厚。

“爹!”旁边的茅草房中传来一个女童的哭声,甄辛哆哆嗦嗦地转过头看去。

一个穿着破棉袄的女童梳着羊角辫,一边推着倒在门口的父亲,一边哭喊着。

倘若甄辛不路过此地,恐怕这孩子挺不过今晚。

甄辛朝着他们走了过去,女童瞧见了甄辛喊道:“叔叔!求你救救我爸爸吧!”

眼泪顺着可怜的小脸流淌下来,无助得让人心疼。

甄辛脱下自己最外面的棉袄将她裹了起来,不管这孩子的挣扎,将她抱了起来。

“你放我下来!你放我下来!”女童用尽全力打在甄辛的肩上,可甄辛没有丝毫感觉。

这孩子不知道饿了多久。

而她的父亲已经死了,甄辛一眼便看见这男子已经死透了。

甄辛不由分说地快步抱着孩子朝着孟家跑过去,这个时候还能庇护这女童的地方只有孟府了。

就连孟府的门口都积了很厚的雪,大红灯笼已经熄灭。

“开门!开门!”甄辛在外边大喊着。

“来了来了!”里面传来萍儿的声音:“谁呀?”

“甄辛!”甄辛冻得手脚僵硬,而女童也没了声息,不知情况如何。

萍儿连忙打开了门,将甄辛迎进了最暖和的一个屋子,里面有孟家现在剩下的所有人手。

“甄辛大哥!”伙计们由于祝余的缘故,所以和甄辛非常熟悉。

“先别管我,给我腾个地方,看看这个孩子。”甄辛连忙将孩子放下,发现孩子紧闭着眼睛。

“我去给她热热粥。”说话的是一个小丫鬟,孟府现在人少,余粮还很充足。

一群人围在孩子的周围,紧张地看着甄辛。

“甄辛大哥,她怎么样啊?”萍儿问道。

甄辛诊断过后,神色放松下来说道:“没有大碍。”

屋子里的气氛缓和下来,门外的传来一阵脚步声,小丫鬟端着两碗热腾腾的粥说道:“粥来啦!”

“哎呀,看得我们都饿了。”旁边的一个伙计笑着说道。

“行!那咱们今天提前开饭,正好甄辛大哥来了,咱们做点好的!我想二小姐应该没有什么意见!”孟家的厨子乐呵呵地说道。

屋子里的人纷纷七嘴八舌,气氛逐渐热闹起来。

虽然屋外寒意不减,可人心却胜过这严寒先温热起来。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